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雷狮海盗团】硝烟(上)

#自述向
#无cp向
————————————

『卡米尔』

那是一种我无比熟悉的硝烟味,深深浸入我的灵魂里,充斥口腔与鼻腔。这种味道贯穿了我人生的五分之二,从十五岁到最后一天。

大哥有他的梦想,他向往天向往海,不是黄金镶嵌的奢侈品,不是自东方而来的珍贵瓷器,不是或妖娆或清纯的女人,不是权势也不是家产。他要去追寻自由肆意,我随他一起离开宅子。

他说我们会去的地方是一望无际的海,它时而平静时而狂啸。那大概是和大哥一样的随性张扬,在谈及未来时大哥眼中仿佛有星在亮。

然而在这途中便爆发了战争,我们年龄正好,被抓去当了士兵。战场在边疆糜乱的城市,那是海风永远不可能吹到的地方。

大哥仍然没忘记他想要当海盗的梦想——他曾在酒后对帕洛斯和佩利(同样是两个士兵)吹嘘如果不是发生了战争他现在一定已经成了大名鼎鼎的海盗,让商船都栗栗危惧,让皇家海军都闻风丧胆。

实不相瞒,我觉得我大哥确实有这个能力,不过他当时的样子像极了得到父亲奖励的玩具后得意洋洋向人炫耀的小孩,让我想不到别的词汇。

最后一场战役的之前我们依然像往常一样不顾禁酒令偷偷聚在一起喝酒。帕洛斯调侃说这时候应该有一句“做完这次任务就回老家结婚”。但那时候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最后一次任务,最终那句话我们谁都没有说。

那天晚上大哥问我,卡米尔,你还想当海盗吗。我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了一句,大哥,你是那种十年时间也抹不去棱角的人。他当时大笑起来,没再问我想不想,而是大声的几乎以宣扬的姿态告诉我,等这场战役结束,我们四个还会一起,我们一起当海盗。

最后那次任务极其危险。当时候我捂着伤口靠在断墙边时身上已经没了子弹,硝烟的味道充斥口腔与鼻腔,填满了整个肺脏。我想,这场战役一定能赢,我想,我们还要一起去城市那边,那里有鱼,有船,有海,有天。

我闭上了眼,莫名觉得这次再醒来,我一定还是那个跟在大哥身后、看他喝酒自己却只能喝果汁的小孩。

——

『帕洛斯』

那是一种我再也不想闻到的硝烟味,这个味道曾经在我一生中陪伴了我整整十年,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

战争开始的时候国家到处征兵,原本还在做学徒的我被强行扯了进去,每天晃荡在生和死的边缘。幸运的是遇到了雷狮他们三个人——据说如果不是战争发生雷狮他想建立起一个海盗团?和小孩子一样的梦想。

在战役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们像往常一样不顾禁酒令偷偷聚在一起喝酒,那时雷狮感叹“这该死的战争终于要滚他妈的,这真应该是最后一次作战”,我打趣道:“这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做完这次任务就回老家结婚’?”

佩利转过头来,呼出的热气打在我脸上带着浓重的酒味。“帕洛斯,”他说到,“这次任务结束了你就跟我混吧——你好像说你没有家?”

我当时一口酒喷了出来正好喷在他脸上,他愤怒地抹了一把脸挥拳朝我打来,而我大笑着“佩利你喝醉了你个傻狗”没躲开被他一拳砸在了肩上。

我转头就忘了佩利说的话,毕竟我还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呢。如意料之内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任务,而那天他们三个进去了就再也没回来,而我——我是负责接应的,活下来的也只有我。

战后经济一片萧条,我凭着偷偷攒下的积蓄开了个小酒馆。数年后有一天我再次闻到了那种味道,我看过去——那是三个男孩,张扬肆意,为首的少年告诉我,他们要到城市那边去。城市那边是海,他们要当海盗。

tbc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