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写作过程中删改了的片段

#有一定cp向
#有一定ooc或逻辑不合理,毕竟是改掉的。

————————————

片段一:格瑞×金,年龄操作,幼金幼瑞

金什么都知道。

当他孤身一人站在树木之间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该做什么了。

格瑞不能被送出去,他们两个都这么小,无论是谁出去了,都根本没有生活自理的能力。如果要把他们送给别人的话,自己更小,或许更容易被人接受。他记得那些因没有孩子而买来小孩养的人总喜欢更小的孩子。

金还是太小,他没能想到更多,但他更希望格瑞能留在这里。格瑞那么小就失去了所有家园,现在姐姐的房子就是格瑞的家,金觉得格瑞比他更需要这样的温暖,毕竟格瑞曾经那么艰苦过。

他坐在了原地。

“就等一会,就一会,格瑞一定会先到家的吧……”

林间的风很清爽,小小的孩子缩成一团,渐渐睡着了。

——

片段二:帕洛斯

看到那个男人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绝对不好惹,最好是能离多远离多远。但当他对我发出邀请的时候,我却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人嘛,有时候不敢赌一把,就什么都得不到。

我就赌我从他这能捞到点好处吧。

雷狮肆无忌惮的性子或许会让我有机可乘,但看到跟在他身后那个与他长相有几分相似的男孩时,我知道这是个很大的阻碍。同样是紫色的眸子,他眼神却很冷,丝毫没有情绪波动。他追随于雷狮并将其放到了第一位,说理性也理性,说感性也感性得很。

我可以看出他绝对是不赞同雷狮把我留在身边的,不过在雷狮面前他从未表现过不满。

——

片段三:帕洛斯,帕洛斯×雷鸣

我是心甘情愿跳下悬崖的。

我一直以来的坚持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个笑话,我的纠结在他们眼里毫无意义,因为他们只需要我能够被利用,这就够了。

雷鸣确实从来没喜欢过我。

——

片段四:帕洛斯,帕洛斯×雷鸣

天生的冤家——我确定,我和他就是互相看不顺眼。我做小偷他告发我,我去骗人他揭穿我,我报复回去他报复过来。我想好好上班他来揭我底,甚至故意让我被辞退。后来我又重操旧业开始偷开始骗,开始做法律不允许的买卖,而他当了警察。

我的人生经历真就像一个故事,故事的转折像最开始一样发生在傍晚。那天我因无所事事而漫无目的地走,偏偏遇到他在抓一个人。我眼看着那人借着地形转身朝他举起了枪,而刚刚拐过弯来的雷鸣根本来不及反应。

一切像是失了控,我未经大脑反应便已经做出行动,大声喊出他的名字。但好在起了效,不知是让那人分了心还是本来就不准,子弹勉强擦着雷鸣肩膀飞过去,没有打中他。

“你是不是傻?知道他有枪还不防着点!”

待他制服那人之后我才过来,指指点点嘲笑他怎么这么笨,他却一声不吭。后来我见他不理我觉得无趣慢慢收了声,却听到他轻轻地说到:“谢谢。”

“什么?”我惊讶到以为自己听觉出了问题,他却最终没再出声。

——

片段五:帕洛斯

“喂喂,我说你是怎么看时间的啊……”我半开玩笑的询问。他起身说了一句天亮了,我无奈,只得跟着他一起走。路曲曲折折,和我来的时候绝对不一样,但我实在想不出这梦里还有什么解释的清,就像“帕洛斯”本身一样。

他把我拉到水边,看着没有倒影的水面问了我一句:“你以后还会来吗?”

“会,如果我做得到的话。”我当时的态度很是敷衍。我从不喜欢信誓旦旦的向谁保证,就算保证了,谁说我一定不能反悔呢?

他也知道我的意思,只是笑了笑,没再说话,我就这么猝不及防被他推到了水里。

早晨的阳光照在脸上有些刺眼,我一只手抬起,挡住了直射过来的光。我想起昨天晚上做了梦,可内容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记忆模模糊糊的。

算了,管他呢,只是梦而已。

我从梦境中醒来。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