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记仇

#帕洛斯第一人称
#旧设雷鸣
#友情!友情!!
#超级短

——————————————

认识他是个意外,我的本意绝非如此。

第一次见他时我叫错了名——我叫他卡米尔,说实话,他俩太像了。尽管很快我就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但话已经说出口。

“我不是他。”他冷冷的,“我是雷鸣。”

认错人不是什么大事,但他的态度着实叫人不爽,可以说第一次认识时他给我留下的印象很差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以后和这个家伙都不要再有半点交集。

当然,没有如果,现实永远比戏剧更加狗血。我不但又见到了他,甚至后来两个人关系还挺好。雷鸣本身还是很有礼貌的,只不过他极其反感被人认成卡米尔。至于第一印象,让它见鬼去吧,我喜欢这个乖小孩。

我收回前言。

在有一次出去玩的时候我们一人手里拿了一个冰激凌,我笑着和他聊天,他突然说到:“你看前边。”我一边询问怎么了,一边还是转过头去,然后感觉手腕被人抓住,后脑勺猛地传来一股力,头和冰激凌砸在一起,沾了满脸半融化的奶油。

“雷鸣你他妈……”我大叫着抬起头,对面那家伙面无表情仿佛自己什么也没干。我听见他非常平静地说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喊的是卡米尔。

不这不是你毁我冰激凌的理由。

但我当时硬生生是忍下来朝他笑了笑,掏出卫生纸极为耐心地将脸上的奶油一点一点蹭干净。他过生日那天我们一起坐在桌子前,我把他的头摁在了水果蛋糕上。

除了钱我什么都不心疼。

这种行为其实真的挺幼稚的,不过记仇这毛病真改不掉,我改不掉,他更改不掉。当我自嘲到我俩“真是蠢到爆炸了”的时候,他说——哦,那你怎么没有变成爆米花。

我去你的爆米花,雷鸣。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