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全员向】罪人的游戏(十七)

#有角色死亡

————————————————

“一切都在意料之外。”

男子抬起头。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他笑了。

“这些都无所谓,不是吗?什么都不用担心……”影转过身去,看向身后的人。

银爵没有表情,眼神也毫无波澜,说真的,你很难在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情感。

“该开始收尾了。”银爵说,“我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你的能力很不稳定,最近尽量不要再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了,容易生出事端。”

“我可不想这么无聊的呆着。”影不满地嘟囔。

对于这个心性停留在小孩子阶段的首领,银爵也未多说什么。他该说的说了,该做的也做了,况且影本身心里也很清楚。只要不太胡来,偶尔让影放松一下也没事。

皮可以有,只要皮不死一切都好说。

“啊啊,对了!”影好像想起了什么,眼突然亮了起来,“我跟你说过那孩子,以后你多关注他点。”

“好。”银爵没再多说,转身离开。

有时候觉得银爵真是可怕,凭他的实力竟然排在第三,不应该啊。影看向他离开的方向。

他好像能看透人心一样,能一眼看出人心里的漏洞。他知道需要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从始至终,影只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和自己想做的事,银爵就已经完全处理好了一切。

那我只要玩就好啦。

他嘻嘻笑起来。

紫堂陆从医务室离开以后先回了宿舍,由于伤势的缘故,暂时他可以不用去上课。他从两人平时放东西的柜子里翻出一个本来,坐在床上翻看着。

这是从家族确定派遣他们两人的那一天,直到昨日,由两个人笔迹记录的一件件事。初衷是记录事情,不过和日记的性质也差不多了。

从最开始到后来的经历里,两人也有过迷茫,也有过思想斗争,但最终林用一句话总结了他所有的想法,也结束了陆心中的不安。

只有一句话。

“我相信我哥,听他的就好。”

有对方在身边就可以无所畏惧。

可以将自己完全交付与对方。

累了便是依靠,伤痛也可以感觉不到。

他抬起手臂捂住了眼,最后失声痛哭。

“林……”

得到有人死亡的消息时凯莉丝毫没有感到意外,赶到现场时格瑞和金正站在那里。紫堂幻背对着外面跪坐着,身形被格瑞挡住了一半。

格瑞依旧一副冷漠的表情,金的脸色很不好。

一般来说有人死亡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是在游戏之外杀人的情况出现的还是比较少的。有人死亡后,如果能找到凶手并有确凿证据的话,凶手会被抹杀,同样发现凶手的人可以获得数目可观的奖励。当然,如果没人发现真凶,凶手就可以拿了被害者的积分继续逍遥自在了。

虽然学校明令禁止打斗,但如果在摄像头和老师视线之外,也没人会硬管。

表面规矩做足了,实际上巴不得多死点人,越乱越好。

不知为什么,凯莉就是莫名有一种感觉,学校现在就像实在养蛊。在一个封闭空间里,他们就是蛇虫鼠蚁,最后只能活下来一个剧毒的怪物。

死了,就淘汰了。

“死的是?”

“紫堂家的,”格瑞扫了一眼脚边,“紫堂陆。”

他是收到了莫名其妙的积分转送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的,询问时紫堂幻这样说。

“我看到是陆转给我的……当时就知道他可能出事了,毕竟我和他们平时关系其实并不好,而且之前那场游戏……”紫堂幻有些局促不安。

他很难受。

“我赶紧看了手机,也顾不得违规了,然后看到了陆他发来的消息。”

“他说是鬼狐杀的他。”

“又是他!”金看起来很生气,“他上次就骗了我,还骗了紫堂,多亏了凯莉及时帮我们。结果他竟然还想抓凯莉!”

——你真是个非常讨厌的家伙,没有人强迫你参加比赛,却自己来送死。

罪名是紫堂幻自愿接受的,是他主动向父亲提出要来这里。

——你什么都不知道,身为紫堂家的人,有些事情是必须去做的。

就像哥哥的失踪一样,他什么都不知道,紫堂家为何会和这学院有关,他不知道。

——我已经无法完成任务了,继续在这见鬼的大赛里丑陋地挣扎下去吧,紫堂幻。

等等!等……

——身为紫堂家的宿命,你迟早要知道的。

『??陆?你怎么回事!』紫堂幻匆忙发过去一条询问的信息。

没有回复。

巧的是金闲来无事拉着躲避嘉德罗斯的格瑞到教学楼后乱转悠,在隐蔽的角落发现了那具尚还温热的尸、体。

“啊!这不是……紫堂的那个……”

金告诉了紫堂幻,格瑞通知了凯莉。

除了凶手的身份,紫堂幻还收到了陆发来的那些消息,但是他没有说,他什么都不想说了。

凯莉伸出手:“手机给我。”

“哦、好……”紫堂幻慌忙从口袋里翻出手机,递给了凯莉,忽然却想起紫堂陆的话,低下头咬住了嘴唇。

算了,就算被看见,也无所谓了。

然而他听见凯莉咬牙切齿的声音:

“妈、的,又让他抢先了。”

紫堂幻震惊的抬起头,金疑惑的看过去,格瑞皱着眉头,凯莉举着手机,长长的指甲狠狠戳在手机上仿佛要把屏幕戳穿。

收件箱里今天的信息只有一条。

是金发的。

后来几人由凯莉得知,鬼天盟不缺黑客,黑进别人手机电脑删除证据不是难事。

几人又检查了紫堂陆的手机,已发信息里的那几条也已经被删了。

“这么明显的证据,鬼狐当然不会留,那家伙狡诈得很。”凯莉说到。

紫堂陆是被一把刀杀、死、的,捅进了腹部。金和格瑞刚发现他的时候,血都还没干。奇怪的是凶器还在,仍然留在紫堂陆的腹部。但凯莉看着刀摇了摇头。

“如果真是鬼狐天冲杀的紫堂陆,这刀上的指纹只怕不是他的。”

格瑞盯着地上的血迹,视线从紫堂陆身上划过。周围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紫堂陆身上也基本没有小伤,衣服不算乱。

几乎没有反抗——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鬼狐天冲,好像是会催眠术。”格瑞这样说。

能在这里有一定地位的人多多少少有些“特长”,甚至有些特殊的——连改造人都有。

鬼狐天冲会催眠术,这点还真没多少人知道,不过格瑞并不是不知情者中的一员。能长时间保持在前几的角色,综合实力必然是远超常人。

至于凯莉,大多数和她交过手并且还活着的人说,这个恶魔隐藏了至少一半的实力。

凯莉现在排行一百零一,根据往年的情况看,她恰好无法毕业。但这一次,谁又说的清呢。

tbc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