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草稿!不细化!坚决不细化!
从左上到右下的顺序
原本想画从笑到摘下面具是一张有裂痕的面无表情或者悲伤的脸
后来决定画从哭到笑。
我觉得,明明很悲伤,却依然会以微笑面对他人的帕帕
超让人心疼
【最后一幅图大概是他对海盗团其他三人打招呼】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