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黎明城与末日之塔1

第一章    游戏

“哈……哈……”

好疼,好疼……

他在竭尽全力地奔跑着,手臂、肩上和腰侧各有一道狰狞的伤口,血肉向外翻卷着,衣服被染红了一大片。血从伤口留下来,滴到地上,却转瞬便消失不见了。

怪物在追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看到隐藏点的时候帕洛斯惊喜地跑了过去,缩在堆满杂物的墙角里小心地用挡板把自己遮住。藏在拐角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然而他也只能藏在这里了,他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其它的隐藏点,也无法再承受一次游魂的攻击——他只剩40点血了。他只能希望游魂那10%的观察率不会被触发。

如果不是在开锁时被突然穿过墙来的浮游袭击,他或许还能多撑一会。

不知道用什么材质的板子搭成的隐藏点十分简陋,看着从缝隙透进来的几缕灰色的光,帕洛斯竟觉得有些刺眼,也许是因为眼睛刚刚已经适应昏暗了吧。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

飞机失事,他只记得从高空坠落,失重的感觉几乎让人反胃,之后便再无记忆,醒来时就是在这里,半个小时前。

他一个人,毫发无伤。

然而灰暗的天空和古遗迹的断壁残垣告诉他不对。正当帕洛斯疑惑的时候,耳边突然出现的声音将他吓了一跳。

欢迎来到这场游戏

欢迎——这声音这样说到。

帕洛斯才知道这是一场游戏,按照声音的提示他调开了信息界面,左上角出现了血条——声音说如果有什么状态也会现实在这里,就在血条的下面;界面右边是两个圆和三个空格子,据说是双手持有物和类似于背包的东西。

这是“一场游戏”。

“这只是第一场,整整一百人分散在这里,只有通过这场游戏才有继续参加游戏的资格。”

谁会想要参加那种游戏?帕洛斯心里不屑,然而下一句话却让他不得不在意起来了。

“用迷宫里的拼图组成地图,以此寻到通往外界的高塔,塔顶的门回到你到达时空的交界——黎明城。无数等待着死而复生的人聚集在那里,在此你将重新获得希望……”

“等等,等等!”帕洛斯打断它,“死而复生?他们为什么要死而复生,我又为什么要去那?我——”

他像是想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抬眼向天空望去,仿佛能看到并不存在实体的声音。

“我已经死了吗?”

他连大音都不敢出,就像会惊到谁一样。他担心只要再大声一点,就会把这一切、这场梦,给震碎了。

机械的声音冰冷无比。

“是的,你已经死了。”

它把梦打碎了。

帕洛斯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愣了半天,他也无法相信这古怪的东西所说的话,然而他没有头绪,他只能顺着它的路走。

理了理思路,帕洛斯开口问到:“照你的意思,我们以后还要参加更多的游戏,并以此复活是吗?”

“没错。”

“更多的。”

“这是唯一的复活的路。”

“现在,怪物来了,开始奔跑吧。”

随着行进,视界中总有消息框弹出来,给他解释眼前的东西:遗迹、可以打破的墙、隐藏点、陷阱、上了锁的箱子,拼图、木棍、回复十点生命的药水,还有……浮游和游魂。

几声呼救通过语音系统传过来,但随即便再没有声音了。游戏刚开始的时候帕洛斯差点被炸开了锅的语音系统吵死,茫然无措的人们都慌乱了,他赶紧向系统询问了方法把语音关掉,不久之前才打开。

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没有了游魂的呜呜声。它总是像哭泣了一样,在发现猎物的时候。

帕洛斯没敢大意,又过了两分钟,才从隐藏点钻出来。

人数显示现在只有二十几人了。

当游戏刚开始的时候人数还减少得很慢,然而从第十分钟开始,存活者数量就以可怕的速度迅速下降,平均每分钟都要死三四个人,让人恐惧下一个死的会不会就是自己。

现在人们心里想得最多的只怕不是“赶紧通关”而是“我该怎么活过这一分钟”了。

到目前为止帕洛斯找到了两块拼图。

然而只有两块拼图根本做不了什么,拼图本身只是残缺的信息碎片,只有当五块拼图拼在一起时,才可以通过上面的痕迹解读出地图信息,得以离开迷宫。指望凭运气误打误撞出去是不可能的,因为迷宫全封闭,唯一的出口是一座塔,只有当获得地图后塔才会出现。

除此之外,将怪物杀死也可以通关。浮游只相当于小兵,能被称作怪物的——遗迹里唯一的Boss游魂,足足有八百点血,还可以免疫50%伤害。

——不可能的。

凭他们自己这低的可怜的数值,单打独斗必死无疑;倘若聚在一起或许还有几分可能,但游戏必定早考虑到了这点,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分散的,和无数游荡的鬼怪一起散布在这面积一百万平方米的遗迹里。

能活下来的似乎都是有点能力的了,从这之后,人数减少的速度又降了下来,有那么几分钟停在了十五这个数字。

帕洛斯就是在这时候遇见另一个人的。

一个金色短发的男孩正在开箱子上的锁,看到他时惊喜地向他挥了挥手,结果开锁进度啪的一下中断了。

男孩尴尬地笑了笑,转头继续去开箱子。

其实这个男孩不是帕洛斯遇见的第一个人,之前帕洛斯也遇见过两个,不过在被怪物追逐的过程中都失散了,可能是死了吧。

帕洛斯走近男孩,随意扫了眼男孩的个人信息,果不其然又是一模一样的数字,只有血量比自己高了些,足足有80点,应该是受的伤比较少。

锁咔哒的一声开了。

男孩开心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帕洛斯探头看了一眼箱子里,是一块拼图。

拼图。

或许可以……

帕洛斯确实想过要抢过来,但这时男孩的自言自语却让他改变了主意,因为男孩说这样他就有“三块拼图”了。

“你有三块了?”帕洛斯凑近,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是啊。”男孩有些为难地低下头看了眼手里,“可是三个格子已经满了,要装拼图的话,这瓶加50点生命的药剂该怎么办呀……”

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帕洛斯震惊地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只损失了40点血、找到了三块拼图,还有全场唯一的一瓶50Hp药剂,不能否认他有不错的实力,但这运气着实觉得也逆天了点。

帕洛斯很快回过神来,他对男孩笑了笑:“我这里也有两块拼图,根据游……”

“啊你受伤了!”男孩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帕洛斯身上的伤,“你伤得好重!对了我这里有药,可以回复生命的,你快点用它治疗一下伤!这个药之前我本来想用的,但是我觉得只损失了40点血,用了的话会浪费10点,而且那个奇怪的声音告诉我了,这个药也可以给别人用,我想着说不定能帮到谁,就先留下来了。现在看来还真是留对了嘛,果然用上了!”

帕洛斯:哦。

你才发现我受伤了啊。

帕洛斯刚才一句“根据游戏规则它应该是想让我们合作”噎在了嘴里。

他还以为这孩子不会轻易把药还给他,毕竟人都是自私的,在生死关头这种能保命的东西怎么会让给陌生人?他本来还准备忽悠一下,没想到这孩子这么单纯,都没多想就直接给他了。

使用药剂后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一大半,现在帕洛斯的血量比那个男孩还高出了10点。男孩看着自动愈合的伤口惊呼好神奇,眼睛里都闪着小星星。他甚至想伸出手去摸摸,被帕洛斯躲开了。

“你之前说你有三块拼图,我这里正好也有两块,根据游戏……”

“那这样我们就有五块啦,我们去开地图吧!”

“……”

帕洛斯把那句最终没有说完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很好,这孩子很有悟性。

但是为什么好像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么天真的孩子能活到现在,要么是他真的有强到足以碾压所有人的实力——然而不管在现实中有多么强大,在这里都是被一堆数据限制住的,已经没可能了——要么就真的是有足够的运气了。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帕洛斯并不完全否认这点。

tbc
——————————————————————

资料卡更新,增添新信息——

『幸存者』麻雀

没有积极作用或负面作用的能力,可以正常分享地图。玩家的初始职业。

移速:3.5m/s             登塔速度:4层/分钟

解读速度:10/分钟    开锁速度:2.5/秒

生命:120                    力量:10

攻击频率:1/秒

“我……是谁……我在哪?”

————————————————————

资料卡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