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佩帕】到达、室友、炼金术士

#年龄操作有——二十一岁的佩利!

#可能会是甜(zhi)甜(zhang)的日常文吧

#是长篇,西幻设定,以后cp还会有安艾和雷卡

————————————

火车呼啸着驶过,耳边是接连不断的铁轨的嘎噔声。帕洛斯出神的望着窗外,看着山体断层上的化石从软软趴趴的水母到三叶虫再到骨骼坚硬的鱼。他甚至看到了曾经为人们恐惧无比的龙类骨骼,考虑要不要有时间的时候敲下一块来研究研究。

绵延数千里的山脉断层大概是本次旅程中最为著名的风景,然而无知的旅客也只知道感慨自然的宏伟,谁也没意识到这东西对于魔法师们来说到底多么有价值——可这里被普通人以保护文物为由占据着,这些资源不属于他们。

古代龙的遗骨是很不错的材料,无论是对于巫师学者还是炼金术士来说都不错。甚至如果条件符合,魔导师们也很喜欢用骨骼作为制作魔导器的原料,毕竟是充满了魔法的东西,比无生命的金属矿石要好多了。

不过遇到这玩意一般是炼金术士或魔导士抢的最多,因为他们都不想让对方拿到——炼金术士和魔导师的不合从很久远的年代就开始了,鬼知道矛盾是怎么来的。

在周围人的惊叹声里,帕洛斯没有发表任何言论从始至终安安静静坐在窗边上,直到断层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人们渐渐分散了注意力。他仍是看着窗外,看着白雪皑皑的山峦变成覆盖着翠绿的的丘陵,高低起伏。

帕洛斯刚从国境北方赶来——说实话,这也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他原本的计划里可没有匆匆忙忙去一趟一年无夏的北境,遥远的底里尔城。

这也因此导致了他甚至来不及再回一趟“家”,时间太过紧凑,他只能将要带去学院的行李一并都装上。薄一些的衣服已经被压在了行李箱的最底下,就算真的想换,未免也太麻烦了,所以他干脆放弃了这种想法直到现在还穿着冬装。

庆幸的是他的目的地不是什么过分炎热的地方,虽然相对之下他穿的还是多了点,不过还不至于太突兀甚至引起人们的注意。

除此之外就是住处。

学院本身并没有学生宿舍的,用意在于什么他也不清楚,反正学生得自己找房子住。不过这么一折腾他是没时间提前去凹凸城找居住的地方了,只能请老朋友凯莉帮自己一个忙。凯莉在几天前告诉他住处没问题,已经找好了,虽然需要和别人合住,不过房子够大他完全不用担心。只是帕洛斯在问她合住的人是谁的时候凯莉怎么也不说,最后神神秘秘的来了一句:“你到了就知道了。”

凯莉办事靠不靠谱,帕洛斯咋觉得心里这么不踏实呢?可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住处本来就不好找,能有一个符合他条件的就不错了。

帕洛斯的收纳魔导器容量实在有限——这玩意原本也不是什么很好弄到的东西,他有一个就不容易了。此刻他为了保证安全只能将一些重要的东西放了进去,剩下的大部分行李还是要自己拿着。

这就造成了他一个人大包小包仿佛赶着回家过年的现象。

到站以后他拖着一大箱子又背着一大包东西下了车,站在站台上看着人群渐渐散去,最后整个站台就剩下了几个人的时候帕洛斯终于忍不住拿出了通讯器。

打给了凯莉。

然后凯莉挂掉了。

woc!

帕洛斯忍住了自己想摔通讯器的冲动,毕竟一个魔导通讯器怪贵的摔坏了心疼,可是一个人现在在这他真的连去哪都不知道,凯莉这女人挂他电话是什么意思?

在帕洛斯面无表情的拨过去第六遍的时候对面终于接听了,然而还没等他先问对面什么情况,通讯器里就已经传来凯莉愤怒的大喊。

“帕洛斯你这是要上天啊!”

帕洛斯:???

“占卜屋里不能打电话你等本小姐下个楼会死啊?这么急赶着去投胎?说了去接就是去接,接你就不错了你急什么急……”凯莉噼里啪啦倒豆子般就是一堆话。

帕洛斯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最后认命地长叹一声一只手捂住了眼:“行行谢谢姑奶奶的大恩大德,您能快点吗?”

明明答应了去接别人的,到时间了你还在别处浪,还一副很占理的样子。

不过凯莉去占卜屋干嘛?她不是不信这一套吗?

总站在站台上也不好,帕洛斯干脆先出了火车站。

结果半个小时后凯莉又打电话过来了。

“帕洛斯你在哪呢?”

“站门口啊。”

“你快看看你是不是智障的从东出口出去了。”

帕洛斯抬头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确实写的东出口。

“没有。”

“拉倒吧你,我到西出口了没看见你。”

“我是很聪明的从东出口出来的。”

“……帕洛斯我cnm。”

最终帕洛斯拖着一大堆东西绕了一圈去了西门,凯莉说反正我一路不会帮你拿东西你多走几步无所谓。

凯莉小姐姐就是来带个路。

而且本来西门离他们要去的地方近一点。

直到帕洛斯看到那只脖子上挂着粉色小星星的黑猫时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坑了。

凯莉确实可以通过小月的眼睛看到它所处的环境,所以在之前通话的时候造成了“她亲自来了”的假象。

他再次拿出通讯器想给凯莉打电话,最终想了想又放弃了,凯莉的行事作风他知道,打电话也没用,还得被她损一顿,浪费钱,打电话是要消耗通讯器的魔晶能量的。

凯莉这女人不简单,她自己先不说,单是小月脖子上挂的星星其实就是个收纳魔导器,贵的一匹,不知道她从哪弄来的,看这风格恐怕还是订做的。

帕洛斯和凯莉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小月脖子上挂的什么他也清楚,平时凯莉老是招呼着小月送个信寄个快递啥的,逼得这猫数次想要离家出走。

帕洛斯伸出手,魔力顺着手指延伸覆盖上了星星,熟练的找到星星上凯莉留下的印记。感到符合条件的魔力,星星啪嗒把一个包甩在地上,后面还跟着一张纸飘飘悠悠的落下来。

『本小姐忙没时间横跨半个凹凸城去找你,学院之前发的东西都在包里,地址我怕你智障记不住给你写下边了。新生活很美好,祝你玩得愉快』

下面是一个地址。

帕洛斯感觉有点头疼。

看到最后一句话他就知道凯莉又搞事了。

幸运的是凹凸城没有明令禁止在公开场合使用魔法,帕洛斯直接召唤出两个暗影来帮他拿行李,他对着地址一边问路一边走,倒也还算顺利。只是他越走越感到惊讶,甚至怀疑凯莉是不是写错了还是有谁骗了他——越来越接近市中心了,这一片地带房子肯定不会便宜。

他并没有多少资本足够买下房子,租也不敢租太贵的,凯莉表示确实是按照他的要求来的,可是……确定是这里?

他确实找到这栋房子了,房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不过至少完整度没问题,看起来还算不错。犹疑了一下,帕洛斯还是上前敲了敲门。

佩利表示他最近很缺钱。

可能不是很,如果只是衣食住行他真的不算缺钱,可这些魔导材料是一笔大支出。他现在研究到了一定地步暂时不想考虑别的,只想先把手头上这个弄完,于是收入成了一个大问题。

最后他想起自己空了一半的房子。

整个二层楼根本没什么用,被他来堆放一些没用的杂物了,许久不曾打扫,早已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或许可以资源利用一下。

佩利和凯莉说了这事以后凯莉几乎是立刻就说要帮忙,虽然如此积极的凯莉不常见但是……能省事为什么要麻烦自己呢?

凯莉信誓旦旦的说不就是不要女的不惹事不添乱不唧唧歪歪不跟你抢吃的吗,我帮你找包你满意,就是他要的房租不能太高,而且他有点事得过段时间才能来。

佩利说没事钱我也不用太多。佩利本身也没什么金钱观念的。

后来佩利曾经很崩溃的问凯莉帕洛斯他除了是个男的他还满足哪一点了,凯莉一脸懵懂地说帕洛斯是谁呀我怎么不认识——事实证明出租房还是要亲自看,第三方中介难免不靠谱。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于是那天佩利继续在家里鼓捣那个魔导器的时候听见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他有些烦躁的揉了把乱糟糟炸起来的头发,起身去开了门。结果一开门看见门外站着个白白净净看起来格外乖巧的男生,个子矮矮的,头发扎成一小股一小股的垂在脑后。似乎因为刚刚从外地赶来,在初春已经有些温暖的时候还穿着冬装,也是白的。

这样干净的颜色中最显眼的反而是他的双眼,眼白是黑色的,橙色的眸子毫不畏惧的直接和他对上。

对方随意又不失礼貌的打量了他一下,最后停留在他脸上,轻轻说到:“请问是佩利先生吗?我叫帕洛斯,是凯莉介绍过来的人。”

他身上仿佛有一股凉意将佩利心里那点火气直接给熄了。佩利这才想起这回事,怎么想也是自己主动要找的人,现在人家来了不能怪人家。

佩利不太擅长应对人,随便应了几声先让人家进去了。直到帕洛斯进去以后,佩利看着扛着行李紧随其后的暗影愣了半天才猛然意识到——

这好像是没有生命的东西。

等等?

等等等等!

卧槽这是个炼金术士?!!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