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全员向】罪人的游戏(十二)

附加游戏·罪恶累累(下)

七条。

“犯人”已经提供了七条信息,算上“推理者”自己得到的两条,加起来是九条。

有人隐藏了信息。

“系统说了一共是十条信息,”安迷修敲敲桌子,“在场的每一位都公开了至少一条信息,所以我无法断定究竟是谁在隐藏。但这游戏事关每个人的利益甚至性命,希望您能提供出来。”

无人回应。

现场的气氛开始压抑起来,金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其余的人,格瑞的脸色有些凝重。雷狮帕洛斯卡米尔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佩利埋头睡觉。

“那好吧——”安迷修只能无奈的回到座位,“我试着推理一下,得到结果的话我会和各位商量一下再提交上去。”

少了一条信息,安迷修有些无从下手。

但好在有卡米尔提供的那一条,至少有了个开头。

然而十分钟后安迷修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到结果,无论如何几人的位置都会起冲突。对于『恰有三个人的身边坐着谋杀犯』和『恰有三个人身边坐着诈骗犯』这两点,总有一点无法满足。

在信息甚至都不全的情况下就遇见了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的现象,原因可想而知。

“你们当中……有人撒了谎。”

安迷修站起身来,语气很严肃。

“在下是真心希望各位都能活下去的。”

“那么,如果撒了谎对自己有利呢?”帕洛斯扫了他一眼,不急不缓的说到,“如果那个人确保给出错误信息自己也不会被推出罪行最多的结果,那么推理错误不过是你死而已,他反而可以少被扣点积分。”

安迷修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因为帕洛斯说的是事实。如果确保自己不会被处死,当然是给出错误信息能让自己获利更多。

他咬了咬牙,攥紧了拳头。

他不想死。谁会想死,谁都不想,他就算死也不应该死在这种地方,自从那年、那年被送进凹凸学院……

他不畏惧死亡,可他不能毫无意义的死在这场恶作剧般的游戏里。

“你说说,谁撒了谎?”雷狮的笑也经常能看到,但他的笑和帕洛斯不一样,帕洛斯笑起来真是人畜无害,而这笑容分明带着毫不掩饰的张狂,让人感到危险。

此刻雷狮又是笑着的。

安迷修早就觉察到哪条信息不对劲,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将信息与提供者联系起来——

“我无法断定究竟是谁,金,佩利,帕洛斯,都有可能。”他扫视在座的几人,“但是,十分抱歉,我不得不这样说,帕洛斯,你的嫌疑最大。”

“行吧,算我输。”帕洛斯耸肩。

原本他想直接否认,但是雷狮看过来的目光里毫不掩饰的威胁意味,明摆着告诉他公开真实信息。

况且也没什么意思——最后的真实推理结果反而更有意思,他已经自己推出来了。

他拿起一条新的纸条写了一行字,笑嘻嘻的又递给安迷修。

“可别怪我——学生会长大人。可是没办法,你为什么提前调查了我呢?顺带一提,你的情报来源也真是厉害,我也就那次失手被留了一段视频。”

帕洛斯笑得很好看,即使说着这样的话,即使知道安迷修知道他并非真心,语气和眼神依然很温和。

安迷修抿了抿唇,接过纸条,没有理会帕洛斯的话。

不得不说,来这里一段时间,帕洛斯从没被谁发现过不对劲,甚至有人觉得他又是一个被嫁祸了丢进来的倒霉货。要不是凯莉给他的资料,安迷修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他定为嫌疑最大的人。

和凯莉的交易都是私底下的事,也不知帕洛斯是从什么渠道得到的消息,竟然知道自己调查了他!

很危险的角色。

安迷修在心里暗暗定下结论。

希望凯莉不会因此遇到危险……这也是他的错。

『恰有四人身旁至少坐着一个诈骗犯』

安迷修再次回到座位上开始推理。

安迷修试了很多遍后终于确定了唯一结果,面色有些凝重,抬起头准备告诉他们的时候发现卡米尔脸色很难看。

看来他们也没闲着。

这个任务不是只有推理者能推理,“犯人”同样也可以,只不过只有推理者能往上提交答案。

“抱歉,”他走过去,略带歉意的看向雷狮,“虽然信息不全,但还是能推出唯一结果——雷狮,身份最多的人,是你。”

“我知道,”雷狮面无表情地扫了眼桌子上的验算纸,开始还很工整的字迹到后来变得有些凌乱,可以看出演算者心里的慌乱,“卡米尔早就推出来了,推了好几遍。”

平时看上去冷静无比的人……到底还是个孩子。也许他只是把雷狮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他对雷狮的态度安迷修看在眼里——似乎什么过往让雷狮成了他生命中信仰般的存在。

“虽然帕洛斯隐藏了一条信息,”卡米尔把书抱在怀里,饼干早就吃完了,“但没有改变结果。”

帕洛斯尴尬地笑了笑,这是刚才雷狮来询问他才告诉雷狮和卡米尔的。发现安迷修在看他以后他无辜地摊手,依旧是一副无害的表情。

『佩利和帕洛斯都是盗窃犯』

这条消息没用了。

顶多是给安迷修带来了点麻烦,如果有这个的话会方便得多。

安迷修看着一脸无所谓的雷狮,心里莫名有些难受。一种很无力的感觉突然涌了上来,很熟悉,把安迷修都吓了一跳。

又是十几分钟,这次游戏其实有时限,半个小时,现在已经快过完了。

既定的结果无法改变,安迷修将结果提交了上去。

然而很快所有人的系统界面都弹开了,直接就是视频消息。

“游戏结果已经确定了,恭喜各位玩家,尤其是推理者,安迷修。”

是丹尼尔主任。

“按照游戏规则,身份最多者会被处死。不过鉴于推理结果完全正确,每个人的处罚可以获得一点稍稍的改变。”

安迷修几乎是眼里一亮。

卡米尔和安迷修几乎是同样的反应,金看起来也很开心,格瑞面无表情。帕洛斯移开视线看了眼佩利,发现这家伙被消息吵醒,正在揉眼睛。

“另外五位玩家每人支出五千积分,推理者支出五万积分,以此为代价,换取雷狮同学的性命。”

“不知各位是否愿意。”

丹尼尔的语气很平淡,根本没有在询问,他只是在等待一个结果。

除雷狮外所有人的系统界面都弹出了一个选项,没人知道别人选了什么,但至少安迷修毫不犹豫的按下了同意键。

卡米尔也是瞬间做出选择,格瑞犹豫了一下,发现金已经选完之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按了键。

佩利一副状况之外的模样,开口询问道:“帕洛斯,这是什——”

“闭嘴,佩利,点同意。”出人意料的是帕洛斯也已经做完了选择,打断佩利以后带着头疼的表情揉了揉额角。

蠢死了。帕洛斯这样想。

“哦……”佩利还是没睡醒,但至少按个选项还没问题。

丹尼尔的声音再次响起来:“那么,恭喜雷狮同学,这个提议全票通过了。希望各位带着信念,继续在凹凸学院战斗下去,不要忘了自己最初的梦想。”

梦想——个屁。

安迷修看到帕洛斯扭过头翻了个白眼。

在这种恶心的地方呆着,什么梦想都得碎个稀巴烂。

不过对于全票通过,卡米尔似乎感到了有些奇怪,他抬头看了一眼帕洛斯,没有说话。游戏一结束,立刻离开座位走向雷狮。

“大哥。”他上前一步。

“走吧。”雷狮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头,结果把帽子揉得歪向了一边。卡米尔也不在意,跟上雷狮的时候随手将帽子扶正。

路过安迷修的时候,雷狮微微停顿了一下。

“安迷修,想知道什么的话,就来找我。”

他说完那一句就走了。

从始至终,两人没看他一眼。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