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全员向】罪人的游戏(十五)

第二场游戏·真心话大冒险(下)

第二轮开始了。

这次抽中的人只有两个,金和埃米。

埃米的脸一下子就白了:“怎么又有我?”

艾比一巴掌重重拍在他肩膀上:“哎呀,怕什么啊,你一个男孩子你怎么这么怂。”

不这不是怂的问题!

谁知道它还会出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啊?!

【那么两位玩家的选择是——】

“大冒险!”金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

然而说完这句话后金小声嘟囔到:“大冒险的规则就一句话,真心话的规则好多呀,我看不懂。”

“我就说你没看懂。”凯莉扶住额头。

“啊?”

“没事没事玩你的吧。”凯莉感觉摆手把试图凑过来的金挥开了。

埃米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下定决心一般咬着牙说:“我……还是选大冒险吧。”

真心话肯定是个坑,这一点所有人都达成了共识,就算冲着直觉埃米也绝对不要选真心话,总感觉没好事。

【放心啦,这一局的游戏很简单呢】

【只是要赌点运气而已】

埃米:我后悔了来得及吗?

【是翻硬币!正好需要两个人配合。硬币一共有三枚,一次翻一个,如果要成功的话就要在三步之内让三枚硬币都是正面朝上或都是反面朝上。不过究竟翻哪一枚硬币,需要背对着硬币的那个人去说,另一个人只负责执行。也就是说,其中一个人要把命运完全交给另一个人,要么一起活,要么一起死。】

【顺带一提,执行者必须服从命令,同时任何人不能有任何提醒行为,背对着硬币的那个人,也绝对不能看到硬币是如何摆放的】

【谁干什么就由你们自己来决定,给你们一分钟哦】

在最开始的几秒钟全场陷入了沉默。

还真是赌运气啊,尤其是……同生共死。

“我们……谁来当命令者?”埃米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可能是因为紧张。

就算他的确对于同龄人来说是个天才——就算如此,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被丢到了这个鬼地方,还要面对死亡,他第一次遇见这种事。

他们倒是不想信,但是看到丹尼尔微笑着在他们面前崩了一个人以后他们也不得不接受这一切了。

那个白发的男人说在这里死人不稀罕,不过只要遵守规则就没事——这人是个逃犯,正好也该处死,让你们看一下他也算死得有意义了。

艾比也紧张地在桌子下面拉了拉埃米的袖子。

她不想让他死。

就算表面上再怎么欺负这个孪生弟弟,两人到底是从心底里在意对方,他们就像互补的圆,少了谁都无法再正常运转。

这一轮已经不是在开玩笑了。

金突然抬起了头:“我来吧。”

他站了起来。

“让我来吧。”

他走到了埃米身边,脸上笑容阳光而自信,让人安心:“这才不是赌,这个游戏我很久之前就玩过了,三步之内,我保证给它翻过来。”

“……好。”

凯莉把刚刚丢进嘴里的糖又嘎巴一声咬碎了。

你可千万别死啊,笨蛋。

埃米盘腿坐在冰凉的地板上,面前整齐的横向排列着三枚硬币,反正反。金站在他身前大约三米的位置,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攥了一下拳,像是做好了准备。

“开始吧。”

少年清脆的声音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埃米没有把握,他也只能选择相信眼前这个少年。

金看起来甚至没怎么思考,直接开口道:“先把最右边的翻过去。”

埃米应了一声好,伸手给最右面那枚硬币翻了身,变成了反正正。

他希望金下一次能说翻左边那个,然而事实总是不尽如人意。

“嗯……再翻中间那一个吧。”

埃米有些人紧张,变成反反正了,而机会只剩下了最后一次。

只剩一次了,如果这次还说不中就要……

埃米的手几乎都有些发抖,他不知道金到底行不行,到底行不行?

金说三步之内一定能……那他?

金思索的时间似乎也长了起来,背对着埃米的地方,他也是眉头紧锁,当时和姐姐是怎么玩来着……

在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前的黄色挂坠时他突然眼前一亮。

“啊!想起来了!”

这一声几乎把所有人都下了一大跳,只有他一个人还美滋滋地说到:“我想起来了,第二次如果还不行就把第一次那枚硬币再翻一遍!”

埃米硬是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的话,慌慌张张的啊啊了两声感觉把硬币翻了过去。

几乎是一系列动作都完成了他才反应过来,三枚硬币全都是反面朝上了。

“成、成了?”

埃米还有些不可置信。

金大笑着转过身来,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那当然,没想到吧,这个游戏也是有规律的,我和姐姐以前经常玩!我那个时候还奇怪姐姐怎么老是赢,结果姐姐一直让我自己找规律,直到很久以后她……走的时候才告诉我……”

金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目光放空了一瞬间,随后又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很开心地把坐在地上的埃米拉起来:“四年前姐姐说她要去一个叫凹凸学院的地方就没有联系了,我后来还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没想到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送进来啦,看来我肯定能找到姐姐!”

才不是。

埃米全程用有些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

才不是。

帕洛斯转过头一只手捂住脸轻轻笑了声。

才不是。

凯莉都不知道该如何嘲讽。

才不是。

三年就是最高期限,要么三年之内通过考核,要么死。

四年。

若是活着怎么会还不联系。

【恭喜第二轮两位玩家都通过啦,现在请回到座位,开始第三轮】

第三轮只抽中了一个人,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是大大的幸运了。而唯一的中奖者,又是个神经大条的,看到手里牌的一瞬间就很随意地喊到:“既然大冒险已经玩过了那我就选真心话吧!”丝毫没有危机意识。

“金!!”凯莉气得头疼,伸手揉了揉额角。

世界上怎么会有金这个物种?蠢的独具一格。

连初来乍到的埃米都知道真心话有危险,金居然选了,亏他还是看过游戏直播参加过隐藏游戏的人。

而刚刚被怒吼的小宝贝正一脸天真一脸疑惑一脸无辜的望着她问道怎么啦怎么啦。

“不,没事,请系统发言。”凯莉一手捂住眼,另一只手朝着金摆了几下。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呀!

“哦……”金很认真的转回去看向自己的系统界面。

凯莉:我想掀桌子。

【那么,唯一的中奖玩家,请听题——你的罪名是什么?】

妈的,送命题!

凯莉差点控制不住一拳砸在桌子上。

这道题,说真话,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有罪。虽说在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有罪行,但凹凸学院是个童心未泯的学院,鼓励学员搞事,如果有任何学员能拿出证据证明某人有罪并指控他,那么那个被指控的人就要接受七位判决者的审判。证据足够则处死被指控者,证据不足或有误……指控者死。

游戏进行中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被看着的,学校随手录下一段一点都不难,到时候这段视频可能就会“不小心”流露到某些居心不良的人手里,之后……

看起来这是只能说假话的局。

可如果说假话……难道在座的其他人想不到这点吗?他们多半会投谎话票。

说真话还是假话都会死。

但凯莉也无能为力。

金像是一个失忆症患者懵懵的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还有“罪名”这一茬,摸着脑袋笑着说啊啊原来是这个啊。

“我啊,防卫过当。”

“诶呀真是的,我根本不知道我干了什么啊,明明是有坏人竟然要抓走我和暗,我本来想拦着他让暗先报警,结果莫名其妙就晕过去了。”金一脸纠结道。

那估计是暗做的事了。凯莉默默想。

“醒来以后居然就有人说我们把他们都杀了,怎么可能!暗那么乖平时都不会打架,我又晕过去了,他们肯定没事!”金一脸愤怒道。

不不不你错了暗不是你想得那样的。凯莉继续默默想。

当然系统没有在意后面这些答案之外的话,它只是弹出了一个真假话选项。

凯莉毫不犹豫的选了真话。

开玩笑,这个傻子会说谎?

剩下几个人倒是有了短暂的思索,不过看起来艾比埃米也认为他没说假话,雷德一如既往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蒙特祖玛看不出表情,紫堂兄弟估计选了谎话,帕洛斯……

他相信过别人吗?

结果出来的时候凯莉突然就松了一口气,转头又觉得自己不争气,明明最怕麻烦,在意的人却一个个都是这么蠢,什么安莉洁安迷修,现在又多了个金。

我怕不是个废人了。

最后的投票结果是真话,雷德摊着手说哎呀这孩子很可爱嘛我就选真话啦,蒙特祖玛没说话但看起来和雷德是一个选项。

然而系统这样说到——

【恭喜玩家成功存活,不过对于误投了真话票的几位玩家,惩罚由金来规定】

什么?!!凯莉猛地睁大了眼睛,却看到金也是一副惊讶的样子。

“怎么可能!连警察都说我是防卫过当!”他不可置信的按着桌子站起来。

“这怎么可能……”

【不好意思,我只是根据学院的档案记录来判定】

“金……”凯莉拉住他,对他轻轻摇了摇头,“学院有时候就是为了方便……是会加重罪名的。”

凯莉才明白原来是这样。

金确实没有撒谎,但在记录档案的时候学院肯定插手修改了他的罪名。其实学员并不难知道自己的资料,可金大概是又没好好看,甚至压根就没看。

金茫然地坐下,脑袋里还有些混沌,他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

帕洛斯还是一如既往微笑的样子,不过他轻轻看了凯莉一眼,凯莉看出了他眼中故意半遮半掩的嘲笑,斜睨了他一眼,冷漠地伸了个懒腰靠在了椅背上。

金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摇摇脑袋,双手撑住额头,说:“我谁都不罚。”

【你确定吗?】

“是,我确定。”

【那么,开始第四轮】

第四轮再次选中了三个人。

凯莉,紫堂林,紫堂陆。

三个人非常“有默契”的都选择了大冒险。

【那么接下来,请玩家听题——】

【因为正好是三个人,那么就玩“三人决斗”吧。请三位玩家分别站在边长为两米的正三角形定点上,每人手里有一把枪,枪里只有一发子弹。抽屉里有道具,麻烦拿来用。】

【决斗开始后将不可以再离开三角形的范围,请在这场决斗里,尽量保全自己吧】

凯莉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金拉了她一下。

“怎么了?”

“凯莉你千万不要有事啊,”金小心翼翼的说,“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相信凯莉很强的,可那毕竟也是枪。而且……能不能不要杀人?”

凯莉沉默了一下。

规则确实没有要求必须杀死对方。

可谁知道紫堂两人会怎么做呢?

她故意摆出嫌弃的表情转过了身:“我要杀人,关你什么事?在这个地方,要么杀人,要么被杀!”

她没有再回头看金焦急的眼神。

三个人站到位置上的时候气氛就已经剑拔弩张了,然而事情开始才真正叫人瞠目结舌。

就在游戏开始的一瞬间凯莉丢出头上精致的星星发卡,在两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发卡”已经打在了林手中的枪上,叮的一声击飞了林手中的枪并接力直接弹回了凯莉身边。林的手也被星镖划过,带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与此同时她已经一枪打在了陆的肩膀上,陆捂住伤口的时候,右臂无力地垂下,枪在下落途中就被凯莉踢飞了。

一场所谓的决斗如闹剧一般极其迅速地结束,凯莉没有杀一个人。

“你……”林愤怒的看向凯莉,想要冲上去时却再一次被陆拦住。

“第五轮要开始了……回座位。”

他意味不明地看了凯莉一眼。

凯莉随手扔下手中的枪,无辜的摊开双手:“规则并没有说不能使用自己的武器啊。”

林一时噎住了。

这也是陆拦住林的原因,规则有时候会故意留下一些漏洞,这一次的规则确实没有说禁止使用其他手段。然而可以随身携带的武器似乎并不是他们两人的长项,所以他们也只能自认倒霉。

而且……枪是真枪,那一枪打在肩上受的伤也是实实在在的,不能再过多纠缠,他必须赶紧结束这场游戏处理伤口。

陆的脸色已经很苍白了。

第五轮,也是最后一轮。

这次的“中奖者”只有一个人。

帕洛斯。

出乎意料的是,他选了真心话。

“真心话。”

他笑着说到。

连系统都安静了至少几十秒,仿佛在思考究竟该问什么。

【请问——】

【如果你人生中发生过重大转折,你认为改变你一生的那件事是什么?】

帕洛斯几乎当时就是一愣。

这件事……是什么?

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然后这样的分神只有一瞬,他很快重新挂上温暖的微笑,左手不自觉的从耳边拂过,像是在整理散乱的发丝——尽管他的头发整齐极了。

“当然是加入我现在所在的那个团队,不然我现在就蹲在监狱里——或者已经死了。”

“我很庆幸他们在那个时候遇见并救了我,甚至还允许了我的加入。”

他笑得真好看,而且他说的是事实。

谁会不信他呢?

凯莉在系统弹出真假选项的时候一把抓住了金的一只手,金疑惑的看向她,还没来得及出声询问,几个字被凯莉描在了他手上。

谎话。

别问。

信我。

金真的很疑惑,但是他看了看凯莉,最终没有说什么。

给予朋友自己的信任是最基础的东西不是吗。

陆相对于林坐的离凯莉要近一点,尤其是自从刚才就一直注意着凯莉,一下子便发现了她从桌子底下拉住金的动作。就算猜也猜的出不妙,他赶紧想阻止林,却仍然晚了一步,林已经投了真话票。

最终全场投谎话票的只有凯莉、金和紫堂陆三人。

在系统宣布由帕洛斯决定惩罚的时候帕洛斯看起来仍然是很和善的样子,然而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可就没那么令人舒服了。

“蒙特祖玛和雷德……我记得排名都很高的,转给我一万积分想必不会嫌多吧?”

虽然不少,但也确实不算太多,他也不敢真把两位强者得罪狠了。

“至于两位小朋友呢……你们进来有一定特殊性,比如学习能力很强之类的,所以从入学考试的成绩上得来的积分——虽然肯定不多,但至少把你们现有的积分都给我吧。”

两姐弟目瞪口呆看着笑眯眯的帕洛斯。

我们这两百积分你都要惦记啊!!!

这人怎么和表面上看起来不一样啊??!!!

“最后,紫堂林——”他有些可惜的将目光从陆身上扫过,最后定在了林身上,眼神深黯得仿佛要将人的灵魂刺穿,刻意加重的语调让人心里发寒。

看似无害的蛇总有露出獠牙的时候。

“请、你、去、死、吧。”

tbc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