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全员向】罪人的游戏(十一)

附加游戏·罪恶累累(上)

整整一天都没有老师再来上课。

学校给出的解释是“有紧急事件”,但这个解释说了也和没说差不多,要不是急事怎么会突然把老师叫走。

不过晚上的时候有几个人接到了系统消息。

安迷修再次接到消息的时候没有太吃惊,毕竟他早知道任务没完成会有惩罚,也知道这个惩罚是再次参加一个游戏。一般来说不会连续两次游戏都点到同一个人的。

指定地点在会议室。

安迷修来的时候六个人已经围着圆桌坐下,他是额外的那一个,也就是说参加游戏的一共有七个人。

不出意料,因为是对于他未完成任务施行的惩罚,当初四个任务目标全都在座。

雷狮,卡米尔,帕洛斯,佩利。

除此之外是金和格瑞两人,安迷修记得金也是和雷狮他们同时入学的新生。

雷狮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看见进门的安迷修眯起眼轻哼了一声。卡米尔安静的坐在雷狮对面背对着安迷修的位置,一边看一本厚厚的书籍,一边小口小口咬着手里的饼干。

帕洛斯原先一直用左手撑着脸,微动的指尖被头发挡住,似乎在思索什么。安迷修开门的声音像是惊醒了他,收回手坐直了身子。对面的佩利毫无顾虑的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在安迷修进来时警觉的抬起了头,结果只是看了一眼又继续去睡觉了。

金对面做着的是格瑞,正在拿着一张卷子做题,铅笔在验算纸上写写画画,用绿色的尺子比线。

金看起来十分困倦,头一磕一磕,还强撑着坐在椅子上不肯睡着的样子让安迷修心里的歉意越发强烈。

“实在不好意思,这次是我连累大家了。我的任务没完成,这个游戏其实是我的惩罚。”安迷修叹了口气。

金其实在安迷修进来的时候就努力撑着自己清醒过来,听他说话连忙摆着手说没事没事。雷狮嘲讽到:“安迷修,你什么时候这么没用了?”

安迷修咬了咬牙,偏过头去没说话,这次雷狮也算是被他连累了。这个游戏赢了没奖励,输了惩罚还不轻。

在安迷修轻轻关上门的那一刻,六个人的系统界面都弹了出来,虽然无法看见他们的系统,但至少从动作可以看出来。

游戏规则发布。

“游戏正式开始时会给每个人发布身份,每人可以获得一定的信息,共十条,由你们自己决定是否如实提交给推理者。推理者需要推出罪行最多的人,推理正确,则身份最多者出局;推理错误,则推理者出局,被错误推出的身份最多者出局。无论结果,被推出真实身份的人扣除一定积分。”

出局其实就是处死,它说的好听,谁也知道它是什么意思。而至于它所说的“一定积分”,量肯定不会少。

但除非谁都不交出信息,否则又怎么可能一个身份都推不出呢?

不过他们六个人坐一圈安迷修单用一张桌子的场景看起来莫名心塞塞的。

安迷修也是游戏过程中唯一一个可以下座位的人,不过所有人都坐在自己位置上时游戏才会正式开始。

“游戏开始,发布身份。”

“推理者,你所持有的信息是:①没有两人同犯一种以上罪行②有一个人罪行多于其他人。”

“任务目标,推出罪行最多的人。”

“请确认接受信息。”

“每个‘犯人’可能持有一条或两条信息,根据要求不同可以选择隐瞒消息或修改消息,请谨慎判断。”

“注:游戏发布身份与玩家真正的罪行无关。”

——确认接收信息。

安迷修在看到游戏规则的时候其实悄悄松了一口气,因为一般来说惩罚都会死很多人,从这个游戏的规则来看,至少死的人就一两个。

但随即他又忧愁了起来,他不希望任何一个人死。

金看起来很单纯,内心还只是个孩子。格瑞是有自己信念的人,为了复仇不惜来到这种地方。

哪怕是雷狮这种人……

至少不应死在可笑的游戏里,他们应该为自己所追寻的东西付出。

而当信息发布的时候安迷修也感到了一丝棘手。

世间最摸不透的就是人心。

游戏规则竟然允许其他人隐藏或修改信息,谁知道谁会做出什么?一定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毕竟没人希望自己被扣积分——甚至被抹杀。

虽然系统没有说谁是罪行最多的人,但大家一把消息公开出来,根据自己的罪行数量,也不是猜不出来……这个人一定会竭力避免安迷修推出他的罪行。

每个人面前都有纸笔,信息写在上面,谁都可以看。

金没有考虑这条消息是否对自己不利,看着消息界面,认认真真的把自己掌握的信息写在了纸上,推到桌子中央。

『恰有六人身旁至少坐着一个盗窃犯』

“我只收到了这一个,你们呢?”金抬起头来看向其余的人。

佩利看起来还没睡醒,皱着眉一副纠结的样子。他看了眼帕洛斯,发现对方正盯着消息界面若有所思后,把自己面前的纸也推了出去。

帕洛斯“啧”了一声,视线转了过去,紧盯着那张纸,在大致看出上面的信息是什么类型后似乎一下子放松下来。安迷修觉得要不是帕洛斯坐在佩利对面够不着,他一定会在佩利把纸拿出去之前就抢走。

『恰有三人身旁至少坐着一个谋杀犯』

这是佩利的信息。

佩利把信息扔出来以后就继续去趴着睡觉了,帕洛斯看回自己的消息界面,一时没有要公布信息的意思。格瑞和卡米尔也没动作,但共同点是都皱着眉。

对于团体甚至自身都没有多在意,最重要的是那个想要守护的人。如果这条信息涉及到了那个人的话……

安迷修敏感的察觉到了两人的状态。

这两人可能会隐藏信息。

像之前金或佩利提出的那种信息就属于必须公开但可以修改的,那是那一类信息只会提到罪行,不会提到具体哪个人。他们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罪名,所以这种反应一定看到了谁的名字,也就是说他们掌握的是那种不能修改但可以拒绝公开的信息。

如果这一类信息没有得到……虽然最后可能推理出结果,但一定不止一个,要面临“赌一把”的情况。

三人都在思索,雷狮到时很干脆利落地把纸条丢了出来。

『格瑞雷狮帕洛斯三人中勒索犯比佩利卡米尔金三人中的多』

三个人,和他们对面的三人。

帕洛斯看着这条信息笑吟吟的没有说话,卡米尔看了一眼雷狮。

“大哥——”

“没事,公开出来。”雷狮满不在乎。

卡米尔顿了一下,拿起笔开始写。

『恰有五人身旁至少坐着一个勒索犯』

『雷狮和卡米尔都是勒索犯』

第二条信息……又是面对面的一对。

也难怪卡米尔会犹豫,安迷修只猜到涉及到了雷狮,没想到居然直接点明了两人的一个罪行,这下无论如何雷狮和卡米尔都会被扣除积分。

不过这对他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信息。

格瑞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也将信息写在了纸上。不交出信息可能会出现各种后果,最严重的甚至是金被错误推出,那样还不如公开信息,至少确保了他和金的生命安全。

『金和格瑞都只犯了一种罪,尽管是不同的罪』

安迷修看到甚至还惊喜了一小下,他最不希望的就是这两个人死。格瑞是孤独的狼,为了一份虚无缥缈的信念而奋斗,有人说他傻,但安迷修觉得他值得尊敬。至于金——安迷修能感觉出金是什么样的人,像阳光一样的孩子,他不该死。

只有一种罪行,至少这两人死不了了。

帕洛斯最后也递出了一条信息,就是从他始终微笑着的脸上实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恰有三人身旁至少坐着一个诈骗犯』

tbc

————————————

有人想推的话可以试一下,这是座位安排

       佩       瑞

卡                      雷

       金        帕

         安迷修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