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佩帕】学号

​佩利觉得帕洛斯其实运气超好的。

从小到大不知道为什么老师就很少点到帕洛斯的名字,帕洛斯每节课前从来松松散散不复习,反正到了上课的时候老师根——本——检查不到他!

其实偶尔也有检查到的时候,可偏偏那几节课前佩利都看到帕洛斯在背书,所以每次都能顺利回答上来。佩利问帕洛斯你是怎么知道老师要提问你的,帕洛斯就会神秘兮兮地笑着回答他:

“直觉啊。”

其实佩利是到了高中的时候才开始好奇的。

为什么会在意这个呢?

因为帕洛斯上课被点名的几率永远比别的同学低了好几个点,从来复习不完所有知识点但总能复习到老师要提问他的那一条。

而佩利,正相反。

佩利记得小学初中他被点名的几率和其他人还是一样的,到了高中就变了,十节课里他有五节课都是站着过的,剩下两节是回答上来的,三节是没被提问到的。

高中的时候班里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学号,一用就是一个学期。学号很方便,至少在老师叫人回答的时候就很方便,直接喊学号。

英语老师倒是很不怕累的把全班六十几号人的学号全写在了一根根小木签子上——根据外形来看可能是一次性筷子,放在一个塑料桶——一个剪开的饮料瓶里,每次检查要背的单词课文知识点都会抽签。

帕洛斯一如既往很少被提问到。

佩利的学号就很倒霉了,平均每四节课就有三节课要叫到他,他甚至想看看是不是那根签长得和别的签不一样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讲真,老师其实只负责抽第一根签,之后老师会让被点名起来回答问题的人去抽签选下一个人,所以不存在老师故意关注了他那根签一说。

这就很奇怪了。

第n次站着度过一节课并获得一份罚抄大礼以后佩利终于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对着过来找他的帕洛斯嚷嚷到:“帕洛斯要不我们换一下学号吧!”

帕洛斯揉了一把他乱糟糟的金毛说不存在的。

“我说佩利,你又不喜欢上学还来念高中干嘛啊?九年义务教育又没逼你上高中。”

这一点就连帕洛斯都有点想不明白,佩利其实挺聪明但是他对学习真是反感到了一定地步。帕洛斯一直以为佩利肯定不会上高中,甚至可能考不上,因为他不学,结果最后半个月一顿疯狂学习佩利不但考上了而且还去报道了!还真的每天都来上课了!!!

和卡米尔打赌说佩利肯定不会继续上学的帕洛斯整个人都惊呆了,最后迫于雷狮的压力乖乖负责了卡米尔一个月的零食。

再也不和卡米尔打赌了!

其实雷狮也说佩利一定会去,为了给卡米尔买零食而生活费透支的帕洛斯崩溃的问为什么的时候,雷狮意味不明地笑道:“你自己去问他呀。”

帕洛斯以为自己会听到什么很神奇的答案,结果佩利直接来了一句:

“因为你啊!”

​大金毛很委屈的趴在桌子上继续抱怨:“我喜欢你所以想和你一直待在一起啊……可是这智障高中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有十三个小时都在上课,然后还有好多零零碎碎的时间也只能呆在学校里,两星期才放一次假,再算上路上,我不来和你一块上学根本没多少时间能和你在一起!”

“噗唔你打我干嘛……哎等等帕洛斯你怎么走了?帕洛斯?帕洛斯!”

坐在前排的凯莉看见帕洛斯回到座位拿书捂住了脸,不过从白色发丝间露出的耳尖还是红的。

“啊,后排今天也一如既往的在秀恩爱呢。”

评论(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