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全员向】罪人的游戏(十)

#这里用“影”来称呼小黑洞

————————————

安迷修和紫堂幻所在的楼层在五层,二十几秒的时候才勉强抵达了目的地。幸好紫堂幻之前恢复了不少体力,不然的话恐怕根本无法在规定时间内赶到。

佩利之前没对他的话多上心,不过确实也一直在二层附近晃悠,卡米尔原本就在三四层徘徊,此时两人倒是都已经在一楼了。但也仅此二人,当安迷修看到眼前只有两人时一愣。

“嘉德罗斯还没下来?”他知道死于鬼的两人,另外还又看到了一处死亡现场,看起来是被系统杀死的。如果没违规的话,那就是……死于鬼魂。三个被害者加上鬼是四人,现在还应该剩下五个人,可时间即将结束,一楼也只有他们四个。

凭嘉德罗斯不可能会如此轻易的死掉,难道……

卡米尔没说话,佩利也没搭理他,看起来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只有紫堂幻和他一样,看了一眼仍然黑漆漆的大门外。

空旷而残破的楼体发出奇怪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向下,最后伴随着细碎的石子噼啪噼啪掉在地上的声音,外面传来一声“咚”!

安迷修神情复杂的看着嘉德罗斯从大门外慢悠悠的走进来。

直接跳楼是什么神操作,难道要说不愧是排行榜第一吗?

和安迷修的无话可说不同。

紫堂幻眼神有些暗。

强者……可以为所欲为。

而我连正常人的生活都不配有,连家族都要把我送到这种地方来。

就因为我……

紫堂幻,盗窃罪,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无罪。

就算有不少人都知道他是被家族抛弃的存在,就算有人可以猜到他甚至是被自己家族诬陷安上了罪名,但这也只是让人们变本加厉地嘲讽。

因为他弱。

街区一如既往的热闹,走在街上的外来人没有引起丝毫注意,除了街区允许外来者以外,他本身气息模糊不定也是原因之一。

影似乎是终于走到了目的地,停下来站在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时不时打个哈欠,他实在无聊,因为现在“游戏”还没有开始,他没得可玩。

直到最后他都等的快睡着了,才终于感到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影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他没有转身,开口是奇怪的声音和语调,明明是带着顽皮的语气,却莫名让人听了心里发毛。

“你怎么才来呀?我都快无——聊——死——啦!”

安迷修听到凯莉带来的新消息时有些惊讶。

“又要有新生入学?”

安迷修眼中疑虑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学校虽然喜欢经常搞点事情,但从不至于破坏规矩。距离之前的新生加入不过一个星期,紧接着又一批新生入学,已经打破了时间上的规则。学校甚至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做完全,却如此急促,像是迫不及待,又像是犯了什么错正在匆匆忙忙的弥补。

“我感觉……不太好。”安迷修一脸担忧的说。长期生存于这样的环境中,他已经习惯了在有危机感的时候第一时间将武器拿在手里。此刻他心里不安感极为强烈,双手紧紧地攥住两把刀。

凯莉烦躁地从嘴里拽出棒棒糖,没好气地说:“我也知道,用不着你提醒,安莉洁这几天都吓的不敢一个人呆着了我能不知道?”

一旁的安莉洁拉了拉凯莉的袖子,用很认真的语气说到:“我只是,怕你遇到危险。”

凯莉头疼的长叹一声,只好附和到:“是,是。”

只是听闻此言安迷修眉头皱的更深。安莉洁感觉异常灵敏,而且从未出过任何差错,如今能直接让她不舒服到这种程度,只怕这次事真的大了……

“对了安迷修,你的任务完成没啊?”

“啊??”

很显然,没完成,安迷修甚至已经忘了这茬,可喜可贺。

而更令人高兴的是几乎在下一秒安迷修收到了系统消息。

叮。

任务期限已到,任务未提交,自动判定为任务失败。

安迷修看着系统界面嘴角轻轻抽了两下。

真正的任务调查他已经差不多快完成了,其实安迷修也没想到雷狮会直接告诉自己他被定下的罪。雷狮说了卡米尔自然也不会再隐瞒,帕洛斯的罪行已经知道了一部分,再结合凯莉一开始就给他的资料,剩下的就好找了。

原本鬼抓人的游戏结束以后他还有半天时间,结果他一时没想起来任务这码事,直到最后十个小时彻底结束。

“等着任务惩罚吧。”凯莉一脸幸灾乐祸。

一般任务失败了顶多就是短时间内不能再领,再严重了可能会扣点积分,但问题是,他是安迷修。

学校排行高的那几位,学校巴不得多折腾折腾,更何况这个任务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任务,随机出的,只有一个人能领,想要领取也有一定的限制,不是谁都接得到。

安迷修本来已经快完成任务了,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游戏”打乱了他的计划。而且说实话,安迷修脑子里想的太多,一时就把什么其它的东西忽略了。

安迷修露出一幅苦笑的表情,眼前不知为何闪现过的场景中,红色格外显眼。

“又被转移注意力了……”

希望不要连累到他人吧。

蓝裙的女子再三强调电流流通的某个线路所需要注意的细节,让学生把书上标注的考试必考点再看一遍。对于B班的一群文科生来说一周只有几节的理科课格外的珍贵,谁也不敢含糊一点,用仅有的几分钟细致地将书上图形看了一遍又一遍。

B班学习进程极快,除了必要的复习,他们甚至会到一些大学才会涉及到的知识。

然而就在这时,教室门忽然被推开了,原本应该在隔壁班上化学课的蕾蒂伸进头来向梅莉招了招手。

“妹妹,先出来。”

“什么事呀,姐·姐?”

梅莉手中的粉笔忽然咔吧一声断掉了,刻意加重了读音的称呼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意味。两姐妹的不合几乎是人人都知道的,曾经她们表面上总能相亲相爱和平共处,各自的心思都被深深掩藏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姐妹直接开始在明面上撕,变成了现在这副充满火药味的相处模式。

温婉可爱的女子捂着嘴笑了一声,甜甜地说到:“没关系,其实我自己去就可以啦,反正也只是主任的要求,你根本不在意的吧。”

梅莉紧紧攥着拳,仅剩的半截粉笔也在这样的力量之下一寸一寸化为齑粉。只是梅莉面上的若无其事让人感觉刚才根本没有一根无辜的粉笔被毁尸灭迹,她甚至转过身的时候也露出了俏皮的笑容。

“说什么呢,姐姐?我最放在心上的就是主任的话了。”

“是嘛?”蕾蒂笑眯眯的。

“你们先上自习。”嘱咐了一句学生们,梅莉斜着看了蕾蒂一眼,“当然是了,走吧。”

门被关上了。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