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全员向】罪人的游戏(九)

第一场游戏•鬼抓人(6)

这之后紫堂幻一直和安迷修同行。安迷修想要保护玩家让尽可能少的人死亡,纵然名义上都是身负罪名的人,可有些人不值当为此而死。凹凸学院只是上位者的游戏场所,他们这些所谓的“玩家”不过是被摆弄的小玩意儿而已,这样的死亡,是对灵魂的玷污。

两人再次走过二楼的时候,看到了楼道尽头一具尸体。内脏与血液剖开的胸腹,刺鼻的血腥味灌满了半个楼道。

紫堂幻吓得后退了一步,安迷修则是皱起了眉。

已经有人死了,刚才应该杀死她的。

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人,库拉雅不是什么值得宽恕或怜悯的对象。

二楼没有其他人了。

但是几分钟后他们就遇到了麻烦,从二楼离开后两人再次往上走寻找其他玩家,没想到遇见了一个明显已经没药能救的家伙,关键是,还被缠住了,因为他喜欢打架。

佩利觉得这栋楼果然和所显示的规则一样无聊,虽然说是在游戏中可以打架,但如今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也没遇见几个人,不对,是根本没遇到。

无聊到已经开始犯困的佩利在十分钟后遇到了刚从楼下上来的安迷修和紫堂幻。

“哈,终于有人了!”佩利差不多眼睛里都在放光了,完全看不出这个人前一秒钟还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安迷修一下子想起了他是谁,两把刀的刀刃咔嗒咔嗒伸了出来:“你是恶党的人?”

这时佩利已经冲了过来,没再留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安迷修看着赤手空拳的佩利最终收起了刀,却在接下他一击的时候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绝不是常人该有的力气,他想。

可对于手无寸铁杀上来的佩利,安迷修总也无法用刀刃去对准他,只能暂时选择了这种不利于自己的方法。

恶党并非像想象中的如此十恶不赦,哪怕只是短暂的接触安迷修甚至没明白那时雷狮在干什么,但他发现雷狮并不是只懂得作恶。或许,他身边的人……也没那么坏。

这就是之所以安迷修手下留情。

也正因为这样安迷修算是被缠住了一时脱不开身,不然的话凭现在佩利的能力安迷修很确定他不是自己的对手。紫堂幻虽然无法插手,但也没有离开。

被暂时打断是在差不多一刻钟后,打断他们的是一声少女刺耳的尖叫。声音在狭窄的楼梯间里甚至带着回音,安迷修顾不得别的,举刀击退佩利后迅速寻着声音冲进楼梯口。

莫奈茜在五楼见到了库拉雅,库拉雅之前的刀丢了,现在手里空空的。

“库拉雅,你抓住几个人啦?”她有些关心地问。

库拉雅一边走过来一边说:“两个。”仿佛生怕被别人听见,库拉雅凑过来,一只手搭在她肩上,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什么?”莫奈茜没听清。

这时她忽然感觉颈侧一凉,看到面前的人缩回了手臂,手里捏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已经染了血的刀片。

大动脉喷出的鲜血带着炽热,莫奈茜颤抖着抬起手臂摸了摸脖颈,看到手上鲜血时只觉得一阵眩晕,温热的血液变得灼人。

仿佛被灼伤了手一样,她这时才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

“你竟然——连自己的朋友都下得去手!”闻声赶来安迷修看到这一幕,只觉得震惊与愤怒。库拉雅瞳孔微缩,转身就要逃跑。她知道这声音会引来其他人,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而且还是那个多管闲事的安迷修。

事实上,刚才事情发生的时候,安迷修他们就在她楼上。

安迷修举刀就要追上去制裁恶徒,却被紧随其后的恶犬拦住。佩利不满地喊着安迷修没打完就要跑,接着已经一拳轰过来。

“这种时候,应该先解决鬼啊!”安迷修不知道再这样下去又有谁会死,他只想尽快追上去,正处于怒火之中他没有再收起刀。可无论他怎么喊佩利也没有收手,就算身上已经布满伤痕也没有影响他任何动作,就算无数次被打翻也始终坚持着再一次冲过来。

疯子。

安迷修还在一直不停的、只要有机会就往其他楼层跑,每一次击退佩利他都会至少有几秒的时间。他并不想杀人,正常人这时候也早就该收手了,可佩利一次次的伤势加重却硬是没有放弃,眼中只有狂热。

直到旁边传来一个男孩子清冷的声音。

“佩利,停手。”

佩利意外地回头看了一眼,但也仅是一眼,他立刻要冲上去再次进攻的时候,一把刀旋转着从他面前飞过,削掉了他一缕扬起的鬓发。

“卡米尔你干什么!”他大叫起来。要不是他及时止住了动作,这一下会直接插到他脑袋上。

安迷修和紫堂幻站在那里没有离开,原本这时是甩开佩利最好的时机,可安迷修的双腿却像扎根了一样怎么也挪不开一步。

就好像只要一转身就会有什么东西失去一样。

带着某种情绪汹涌而来。

他张了张嘴,像是想要问什么,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最终神情复杂的看着卡米尔冷漠的脸。

这样的冰冷,我在六年前就见过了。

六年前……六年前?

那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卡米尔眼神很冰冷的看着佩利。

他眼中有了情绪,却不知道这种情绪从何而来,但莫名涌起的悲伤是不会撒谎的。从三人刚刚出现在他眼前开始,他就有了这种感觉。

一个他根本不该有的感觉。

不清楚原因,那就弄清楚,至少要确定这感觉带来的后果是好是坏。

不过佩利对周围人的情绪丝毫不会在意,甚至都不一定能察觉,他对周围的一切感应仅止步于强和弱,生与死。

卡米尔只能主动说明让他停手。

“安迷修有足够的实力杀了你,”他说话时紧紧的看着安迷修,“我记得你一直想挑战大哥,死在这就没机会了。”

“而且,帕洛斯说过让你尽量不要惹事吧。”

佩利愣了愣,没有再喊,他安静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利弊。

帕洛斯确实说过让他不要惹事,而且他也确实还想挑战雷狮老大,发现自己硬实力不如安迷修更不是什么难事。

他真的很多时候都不会去想什么,不过这次难得的看了看安迷修,又看了眼卡米尔,有些气呼呼的后退了一步。

算是答应了。

既然不能打架了,留在这也无聊的很,佩利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没想到这时安迷修却把他喊住了,“游戏快结束了,到时候可能会出现限时集合……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就停留在在底层吧。”

就算是恶徒,也不应死于凹凸学院这种可笑的地方。安迷修最后忍不住提醒了佩利一句,担心校方又会整什么幺蛾子。

校方一向喜欢临走了最后在坑一拨人,从绝望爬到希望又一下子摔下去时的心里落差大到让人崩溃,可那些上层总是如此玩弄玩家的生命。

以此为乐。

能在这里活过两年的人,无不是有着极为强大的心理素质的人,本身的硬实力反而是其次。活过一年的人到不少,但说实话,第二年是个坎,无数的人死在了以为自己有望离开学院的时候,死在了希望刚刚到来的时候。

疲惫的身体和疲惫的内心,无论哪个都足以致命。

安迷修已经,活过两年多了。

第三年结束的时候如果还没有达到毕业要求,等待他的无非也就是……

安迷修其实很想询问卡米尔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但卡米尔在阻拦了佩利以后也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表达,紧跟着进入了另一间楼梯。

卡米尔离开后不到十分钟,就感到身旁一个人猛地扑过来。

距离游戏结束只有短短十几分钟,而“鬼”还有最后一个人没有抓到。即将到来的死亡让她恐慌,库拉雅已经连踪迹都放弃了,她只要杀了眼前这个人!只要杀了他……

可这一刀刺了个空,就在刀刃几乎接触到卡米尔皮肤的瞬间,他的腰猛然向后弯曲,顺势一个后空翻连带着一脚踢上了库拉雅的手。他力气极大,就算是库拉雅一向拿刀很稳的手,也险些将手中刀片甩飞了出去。

而这一击虽然没有打掉她的武器,但看她手背的红肿程度,似乎就算有刀也发挥不出多少作用了。

库拉雅捂住手臂,不甘心的咬咬牙。她想活下去,她已经挣扎了这么久,她想活!!

换一只手捏住刀片,她不管不顾再次进攻。而令人奇怪的是,卡米尔似乎始终在躲。

或许也不是解释不通,卡米尔在来之前用的武器通常都是枪,但如今进了学院,连刀都算违禁物都得藏着掖着,更何况是枪支。

带都带不进来。

卡米尔的沉着冷静让她心里越发惴惴不安,内心的压抑和恐慌让她乱了分寸。最后她用力过猛在卡米尔再次闪开的时候没来得及止住脚步,被卡米尔趁机拽住绊倒才反应过来,却为时已晚。

她摔出了窗户。

原本就残破了的玻璃彻底被撞碎,发出噼里啪啦的碎裂的声音。

卡米尔用的力并不大,巧妙运用惯性再加一点小小的劲,足以把她甩出去。最后一刻库拉雅的脑子真是无比清晰,她看着沾染着尘土的玻璃碎渣从眼前飞过,透过楼道内昏暗的灯,可以看得很清楚。

这不是摔不摔得死人的问题,主要是离开了指定范围,离开楼体的一瞬间,死期已至。

嘭——

卡米尔看着外面炸开血红的烟花。

手环震动,传来系统的提示音,宣告着一场闹剧的落幕。

安迷修视线快速扫过系统界面,露出惊讶的神色。

“时间还没到,还有五分钟——鬼死了?”

叮——

游戏结束。

请所有玩家在三十秒内到一楼集合。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