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全员向】罪人的游戏(八)

#原创人物是炮灰

————————————

第一场游戏•鬼抓人(5)

紫堂幻来到了天台上。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就感觉即使来到这里也一定无法逃脱,但当下别无选择,再没有一点拖延时间的地方,他就要死了,他真的已经在也跑不动了。

他硬撑着向前走了几步,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整整二十分钟,他没停过一下,浑身的氧气几乎都要被耗尽。

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侧面传来:“渣渣,谁允许你来了?”

天气已经渐暖,这道声音像突如其来的寒流瞬间冷透了人全身上下。

果然……

从一开始嘉德罗斯就没准备掺和进这无聊的游戏,除了格瑞他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这次的游戏他甚至不屑于看一眼,所以才会在一开始就来到了最顶层。嘉德罗斯不想看见任何人在他面前以虫子的姿态毫无意义的挣扎哀嚎。

紫堂幻咬咬牙,用力挤出肺部多余的氧气来发出微弱的声音:“……我马上就会离开。”

他甚至无法说出乞求的话,因为那毫无意义他本来想求嘉德罗斯允许他歇一会,但话未出口便反应过来,嘉德罗斯不会听弱者的请求,他厌烦苟延残喘的哀鸣。

除非答应他,这样自己还能获得一分钟的休息时间。

哪怕只有一分钟。

门外传来了新的脚步声,这声音紫堂幻太熟悉,追逐了他很久。

库拉雅果然没那么好骗过去,大开着的天台门也太过明显。气流的不同不是只有紫堂幻一个人感觉得到,但门毁了,他无法关上门。

脚步声在门口停住了,显然库拉雅也是忌惮嘉德罗斯不敢踏进。紫堂幻此时紧紧缩在墙边,站在门外看天台的话,这个地方是绝对的死角。

紫堂幻看不到那里什么情况,他听见库拉雅很快离开了,把头埋进膝盖里长长出了一口气,安静地在天台呆了最后十几秒。

紫堂幻在嘉德罗斯冰冷刺骨的目光下狼狈的跑了出去。

他无疑还没有恢复,但再呆下去,库拉雅没杀死他,他就要死在嘉德罗斯的手里了。

库拉雅还在顶层搜索,有时直觉就是这么怪异的东西,没有任何什么可以证明它,但事实就是如此。库拉雅认定了紫堂幻没有下去,就始终在楼梯口搜寻。而被迫离开了天台的紫堂幻,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又被发现了。

紫堂幻转身就往楼下跑。

卡米尔遇见第二个人了,也是个女孩。

莫奈茜笑眯眯的站在不远处,和卡米尔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学校非要临时加什么鬼魂设定,很烦人啊,你说是不是?”莫奈茜像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两人暂时同行,但间距丝毫没有拉进。

眼看到到了一个楼梯口,莫奈茜转身就要进入,卡米尔的声音传来。

“你故意让库拉雅当鬼?”

莫奈茜站定,半晌才回过头看向卡米尔,脸上的笑容有些难看:“怎么可能?”

卡米尔没说话,只是看着她,莫奈茜似乎也没有多想隐藏,最后反倒是无奈的歪了一下头,又是一副活泼可爱的笑容:“没办法呀,我也很想活的。面对在场的各位,我都无法保证自己不被杀死,尤其是你呀,给我的压力很大呢。”

卡米尔最后默默打量了她一眼,从另一个楼梯口离开了。莫奈茜想利用两人之间的感情确保自己的安全,只是面对生死有些感情未免太过脆弱,只怕稍稍施压就会断掉了。

说到底,这个女孩还是太天真。在这个地方,想活下去,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紫堂幻再也无力奔跑了。

他此时跌坐在地上,对于迎面而来的锋锐匕首,只能徒劳的伸出手臂去挡。心里清楚的知道血肉之躯无法和金属抗衡,可求生早已成为一种本能。哪怕前路再泥泞他也始终是坚持不懈的向前走,只是希望能活下去,活下去。

金属间摩擦的刺啦声格外刺耳,紫堂幻猛地睁开双眼,看到变故发生的缘由。

安迷修站在他身前挡住他,手中黄色的美工刀划过匕首的刃,从巧妙的角度挑偏了刀。而左手上的青蓝色美工刀则是斜压在刀背,卡住了库拉雅的武器。

库拉雅当然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她甚至连表情都没变,无比果决的丢下刀就跑。最后转身的瞬间,她一伸手甩出一根签子直朝紫堂幻射来,估计是从莫奈茜那拿的。

安迷修见状,立刻旋转着刀刃准确无误的砍在了竹签上,阻碍了它的行进轨迹。虽然这一下过去,库拉雅跑远了。

“你没事吧?”安迷修看了一眼库拉雅身影消失的方向,收起两把刀,向紫堂幻伸出了手。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