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全员向】罪人的游戏(七)

#原创角色都是炮灰

————————————

第一场游戏•鬼抓人(4)

卡米尔咽下最后一口,将叉子在餐盒里放好,扣上了盖子。他站起身来,也没说话,转身边走边打量着四周的情况。

不能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会很危险。他已经大概知道了哪一条楼梯通往几层,现在他要离开了。

“你要走了吗?”蹲在椅子边的菲莉也站起来,小跑几步跟上卡米尔,看样子是跟定他了。

卡米尔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声是。

菲莉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也喜欢可爱的事物。看到卡米尔的时候,她真的一点疑心都没有起。在她看来,这么可爱的孩子是需要被保护的存在。

所以她就一直跟着卡米尔了。

卡米尔不是很喜欢杀人,但对于这种没有警惕心迟早要死的人,他也没有提醒的必要。况且这种时候说出来,也只会对他不利而已,他还没有无私到愿意为了除大哥之外的人把自己置于危险当中。

库拉雅又看到一个人了。

依旧是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孩,不过这一次的这个眼里流露出的胆怯暴露了他有些懦弱的性格。这样的人心思慎密,十分警惕,发现她踪迹的概率很高,只要不是特别菜,很难一举偷袭成功,但却很容易杀死。

她无可选择,这已经是眼下最好的猎物。嘉德罗斯安迷修她不敢想,相反还得躲着,余下的六个人里……卡米尔看着并不是什么很弱的人,佩利似乎不怎么聪明,但战斗力绝对不会弱,她不想和这两人对上。

那就只剩下四个人了,而想要活下去至少要杀三个人,在这么大的楼里,先说能不能遇上……

库拉雅咬牙,尽可能在对自己有利的角度冲了出去。

锋锐的匕首陡然刺近。

紫堂幻瞳孔骤缩,正好偏头的他眼角余光瞥到了兵器独有的锐利冷光。他没有强大的体质,无法做出最合适的闪避动作,却当机立断身体前弓扑通一声单膝跪在地上,地面对膝部的撞击产生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喊出了声。

坐在地上也不是不行,但有碍于接下来的动作。

向后跌倒不利于逃跑。

他也只能跑了,这次的游戏条件受限,纵然有一定驯兽能力,也有几个小宠物,他却无法带上,此刻的紫堂幻等于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

膝盖的疼痛算不上什么,紫堂幻借着姿势蹬地冲了出去。

……算了,收回前言,确实很疼。

库拉雅的力道控制很好,因为考虑到紫堂幻提前察觉的几率很高但也不是没可能,她尽可能的提高了速度而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因此产生的惯性很小。

一刀挥空后库拉雅立刻止住了动作,迅速追击。

从开局到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紫堂幻也差不多摸清了楼梯的套路。他只能凭借超高的记忆力不断在楼梯间绕来绕去。他不敢走中间隔很多楼层才有一个门的楼梯,上下楼耗费体力很大,他会很快被追上。

紫堂幻内心很苦闷,但事实就是身后的女孩体力比他好,他无法否认。

时间过得很快,从相遇到现在,转眼过去了二十九分四十秒。

之所以确定到如此精确的程度,是因为卡米尔一直注意着时间。

菲莉中间曾难得的安静了一会儿,现在又开始喋喋不休,几乎要把自己从小到大的人生经历全都讲述一遍。

卡米尔这时突然打断了她。

“菲莉,你站远一点。”

“嗯?”菲莉明显愣了一下,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乖巧的退后了两步。

“这样?”她疑惑地问。卡米尔没有继续走,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她,看起来不像是烦自己了的样子呀。

卡米尔扫视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再站远一点。”

女孩又后退了几步。

两人现在大概相距了五米,还是不够,卡米尔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自己也后退了几步。

“你先别动。”他这样说到。

菲莉懵懵地点了点头,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双眼却突然睁圆,眼眶几乎要裂开。

是痛苦,也是不可置信。

此刻时间已经到了,她的身体已经开始……

在这短短的一秒钟里,菲莉颤抖着抬起手臂只想卡米尔,只来得及说了一个:“你……”

你是……

嘭——

血肉爆裂迸溅开。

掉出的球体带着血弹弹着滚到了卡米尔脚边,仿佛她临死前圆睁着的眼。

开局五分钟的时候卡米尔受到了一条系统消息。

“玩家抽到随机身份,鬼魂。”

喘息越来越剧烈,他此时感觉肺部都要炸了。

要歇一会……哪怕只是一会……

紫堂幻不要命了似的往顶层跑,其间又上上下下拐了好几层楼。

为什么去顶层?反正到了楼底也跑不了,出了大楼才是真的必死无疑,不如去天台看看。之前一直在楼梯里绕,如果运气好的话,身后追逐的库拉雅又去楼梯查看,这一下或许能够甩开她。

紫堂幻跑到八层的时候浑身都在抖,肌肉的拉伸和缺氧已经让他快要支撑不住了。

他趁着七拐八绕了半天好不容易拉开了一点距离所得到的时间空隙,奔跑着路过楼道内每一间楼梯间。每间楼梯他只看一眼,今天外面有集齐微弱的风,但只要门没关死了或是有些缝隙,哪怕只是路过的一瞬间,也足以他感觉到不同于其他楼梯口的气流。

每条楼梯都有继续往上的路,但紫堂幻判断其中五个都是死路。他之前已经来过一次,只是刚看完一个就被迫结束行动

紫堂幻遇到了到达顶层的嘉德罗斯。

傲慢的第一名没有将弱者放在眼里,他甚至当成没看见他。紫堂幻只能匆匆离开,他知道继续留在这里的话可能会死,死于“同伴”之手。嘉德罗斯不屑于将弱者作为对手,但杀死自己对他而言不过是碾死了一只碍眼的虫子。

渊博的知识有时确实能改变人的命运,此刻紫堂幻只是在赌,他赌通往天台的门与这栋大楼有着相符的年纪和破旧程度。

就在他跑进第三个楼梯口时库拉雅从之前的楼梯拐了出来正好没能看见他。

这是幸运之神的眷顾……吗?

听到变得稍微有些小了的脚步声,紫堂幻站在发现的天台入口前这样想。

年老的门在推开时一定会发出刺耳的响声,门开着简直再好不过,可看到无力的倒在地上的门……

他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就像是忽略了什么极其危险的因素一样。

嘉德罗斯。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