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全员向】罪人的游戏(五)

#私设罗斯十五岁

#原创人物都是炮灰

———————————

第一场游戏•鬼抓人(2)

安迷修没什么东西要收拾,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水,匆匆下了楼。

穿过大半个校园到达B区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两个人在等待了,是两个女生。女宿舍确实比男宿舍更靠近B区一点,一个女生十分清醒,另一个还不断打着哈欠,看起来是被同伴给拖起来的。

看到他的时候那个穿着松垮垮的大衣的女孩子眼中的困倦一下子扫清,一颗小星星“叮”就亮起来了,软软的喊道:“呀,积分榜第五的安迷修!”

旁边的女孩子皱着眉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喊什么喊!看见帅哥就不困了?”

“啊呀!”

女孩子捂住脑袋,委屈巴巴的说:“怎么可能,人家最喜欢的还是库拉雅你!”

库拉雅瞄了一眼安迷修,继续拉住了女孩宽大的袖口。

“看来两位小姐已经知道在下的身份了,”安迷修温和的笑着挥了挥手,继而询问:“不知道在下是否有幸知道两位小姐的名字?”

“可以啊!”可爱的女孩子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我叫莫奈茜。”

“库拉雅。”

库拉雅的回应淡淡的,丝毫没有因为安迷修在学校内的人气而表现出一分热情。虽然她在仔细打量他,但安迷修知道,这是审视的目光,这只是在观察对手而已。

一个玩家合格的反应。

换作任何一个在凹凸学院生活久了的人只怕都是如此。

又一个人走进了场地。

对方默不作声,但在黑夜的灯光下对方身上鲜艳的红色格外显眼,再说对方也没用隐藏的必要,三个人第一时间看见了他。

“卡米尔?”安迷修看不到来人的脸,被挡住了,但看装束,是那个新生无疑。

卡米尔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开始观察场地。这里只是一个集合场地,但毕竟也是学校内部,多注意一下没什么不好。这两天卡米尔一直忙着从网络上搜集筛选和整理信息,还没来得及亲自出来看看。

继卡米尔之后剩下几个人也陆陆续续赶来,最后一个到达的是一个打扮得十分精致的女孩子,身上穿着可爱的小洋裙,看来服饰和妆容浪费了她不少时间。

“现在所有成员已经到齐,五分钟之后我们将前往游戏地点,请各位做好准备。”丹尼尔主任不知何时出现于场地,宣布了即将出发的通知。安迷修等人对他的神出鬼没早就习以为常而,两位新生,卡米尔面无表情,也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佩利则是根本不会在意。

许多游戏确实要在校外进行,毕竟是学校,不可能地方大到什么都有,但学校有手段保证他们绝对跑不了。安迷修怀疑在入学的时候身体里就已经被植入了什么东西,否则为什么校方似乎有远程操控学生身体的能力?

学校随时可以让学生“自爆”,比如游戏失败的玩家。逃跑者要被抓回去,也只是为了当众行刑,毕竟是破坏规则者。有时候校方也懒得抓,直接自爆解决。

安迷修坐在直升机上望了眼窗外,慢慢闭上了眼。

窗外黑洞洞的。

先睡一会吧。

醒来的时候刚好到达目的地,安迷修踩在零落着碎石的地上,望了望眼前荒废的大楼。

现场已经只剩下了玩家,安迷修感觉到了手环的振动,抬起手臂调出信息。每个人手环上的信息只有自己能看见,所以即使每个人的信息都不一样也没必要防着别人。

“游戏从两点钟正式开始,直到‘鬼’或者所有‘人’死亡,五点钟将会强制性结束。在游戏结束之前,请各位务必留在楼内(包括天台),不要离开游戏场地。

“在仅剩的几分钟里,请选出你们的‘鬼’吧。

“告诉你们一个值得高兴的消息,你们中除鬼之外的一个人将成为隐藏的鬼魂,任何人和鬼魂相处时间连续超过半小时就会死亡。

“成为鬼魂的人,学校会另行通知。”

至此,消息结束。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有冷漠,有猜疑,有惊讶,还有一只佩利迷惑不解。

“这是什么玩意儿?乱七八糟的。”佩利的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

打扰他睡觉就算了,有架打也行,结果还这么磨磨唧唧的。规则他不是理解不了,但是很麻烦,他讨厌的是这个。

场面一时保持了沉默,气氛开始紧张起来。在场实力最强的是嘉德罗斯,没人希望他成为鬼,安迷修也不比嘉德罗斯差多少,他也不行。

这种时候当然应该推出最弱者当鬼,但是这次玩家里有安迷修。他的性格学院里人人皆知,不畏强者,维护弱者,坚守着一份可笑的正义,在这种情况下果断抛弃最弱的人是最理智的选择,却也是安迷修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连安迷修也一时没说话,最后打破沉默的是莫奈茜。

“那个……我平时喜欢占卜……”莫奈茜的声音很弱,嘉德罗斯的气场太强,她也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这个第一名,被一招咔嚓掉。

“因为占卜的需要,随身带着签子……”莫奈茜咬咬嘴唇,手从兜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竹筒,里面有二十余根竹签子。

这是占卜用的道具,也是杀人用的利器,谁都心知肚明,但谁也没有说。

看似活泼可爱的女孩,内里不一定和外在一样单纯。若手上没有点罪恶,怎么会进入凹凸学院?真正无辜的人也不是没有,但那一类人学校不会指名让其参加游戏。

莫奈茜挑挑拣拣,最后从中抽出九根,交给其他人逐一查看。

“只有一根不一样,到时候我们就用抽签的方法,抽中特殊的那一根的人就是鬼。”

几个人都没意见,检查过后交给下一人,嘉德罗斯扫了一眼,冷冷地说了一声:“过。”

他不屑于和周围一群蝼蚁说话,也不想看那群渣渣的东西,递给他签子的是安迷修,虽然也很弱,但比周围的人都还好一点。他的手连竹签碰都没碰,直接让安迷修给下一个人。

安迷修有些尴尬的绕过嘉德罗斯,将签子给了卡米尔。

卡米尔捏着签子下端仔细看了看,每条签子上的纹理都不一样,除此之外不论宽窄长短都毫无差别,但如果莫奈茜够熟悉它们的话……不难认出哪根签子上写了什么。

而且占卜这种事物很是奇妙,确实有一些说不清的东西藏在里面。

签子还到了莫奈茜手里。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