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世界】罪人的游戏(三)

#雷狮和安迷修是友情

————————————

凯莉眼中染上怒意,一言不发挥手甩出几枚星镖,鬼狐天冲侧身险险躲开,星镖擦着他的脸飞过,钉在了旁边的树上。

“鬼狐大人!您没事吧?”莱娜见鬼狐天冲被划伤了脸,连忙询问。鬼狐天冲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让莱娜不要着急。

安迷修跨出一步,站在前面护住凯莉,以防鬼狐天冲偷袭。结果凯莉一把拨拉开他挡在自己面前的手,不耐烦地推开安迷修,嫌他碍了事。

“谁能想到这么危险的武器,被一个小女孩戴在头上当发卡呢?”鬼狐天冲仍然从容不迫,嘴角勾起的微笑却不复之前的温和,带了一丝冰冷和凌厉。

“你这是来挑衅我吗?”凯莉眉毛一扬,摆出一种惊讶的样子,“我记得你的排名好像没有我高吧?哦——对了,你是有你那“跪舔萌”护着的。不过你说我要是把你的计划都抖搂出来,他们是会继续护着你,还是一边嚷嚷着一边愤怒地把你撕成碎片呢?”

怀里的小月无所事事的伸出爪子摆弄着,亮出了尖利的指甲。

鬼狐天冲丝毫没有被威胁到的样子,随意摊摊手:“那请便吧,只要——他们会信你的话。”

游戏结束了。

不出安迷修所料,最终也只有安莉洁和神近耀两个人活了下来。这个游戏不仅需要实力和头脑,运气也是非常关键的因素,而这正是安莉洁最不用被人担心的。如果说她会陷入危险,那一定是因为她的单纯,但当看到神近耀也要被列入名单,安迷修就知道这两人安全了。

神近耀一直照顾着安莉洁,虽说只是表兄妹关系,但凯莉也没少为此吃过醋。

规则确实对实力强的人颇有些照顾,可惜两人排名也是一个第九一个第十,那些试图在规则范围内对两人强性出手的人没一个活下来的。而在游戏中输了的人,也统统被强性抹杀。

身体爆开,血肉迸溅。

当看到屏幕上这幅画面的时候,金捂着嘴转身冲进了卫生间。紫堂幻来了一年,反应不算太大,只是脸有些发白,听见了金呕吐时夹杂着的咳嗽声,跟进去照顾他一下。

格瑞阴沉着脸,身周气场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从刚才他回到宿舍看见金和暗的那一刻起就是这情绪,和金满心重逢的喜悦截然不同。

当那人死的时候他没有去捂住金的眼。或者说他有这个冲动,但他硬生生在手抬起的一瞬间阻拦住了自己。

从进了这学院的一刻起,金就注定要面对这些,他无法护着金多久,正如一年前莫名其妙的“失踪”。

当格瑞因为杀了人而被抓,又被转送到凹凸学院的时候,他从没想过一年后会在这里见到金,而且是被强加罪名。

他刚刚已经询问过凯莉了,金的罪行是过失致人死亡。

防卫过当。

金不可能杀人,这是个圈套。

格瑞早就知道凹凸学院背后有问题,有不少人本没有罪,学院和一些人私下达成交易,按上了罪名好将他们弄进来,比如紫堂幻。但他没想到的是,学院会把陷阱设到金身上。

第二天天还没亮安迷修就起床直奔街区。校园确实是封闭的,除了成功毕业的学生,没有一个学员会被允许离开。曾经有人因为觉得无望活到最后而选择逃跑,但最后还是被主任丹尼尔找到,并强制抹杀。不过考虑到学生也需要娱乐,校园里有专门的街区。

街区大概是整个学校被管束的最松的地方,有一些外界的人甚至也被允许来这里,学校并不禁止学员和外界的人接触。

但对于在街区开店做生意的人究竟是谁,安迷修倒是很好奇,那些人似乎并不是学院的人。

不过现在他要担心的可不是这个。

原本答应了给凯莉卡其糖果屋的棒棒糖做报酬,也想到了人会很多,所以才会老早就出来。但当看到那么长的队伍时,安迷修就明白了,就算自己有那个耐心排一天的队,也不可能买到三根,毕竟数量有限。

他应该带个人来和他一块排队的,是他太天真,是他光想着要花多少时间而没有想到糖的数量会不够。

询问了一下身边的人,果然得到这个答案——限量版的话,基本上三个小时内就售罄了,一个人的话就算来的再早也顶多只能排两次队,买两根。

安迷修有一瞬间想过要找关系好的人来帮忙,但是仔细一想,真的关系不错的人好像……只有凯莉、安莉洁和神近耀。学院里很多人都不待见他,不喜欢他的行事作风。

凯莉肯定不能叫,自己本来就是替凯莉来买的,安莉洁的话,凯莉也不会允许。而神近耀只要不是上课时间就都行踪不定,想见他一面比登天还难,偏偏安迷修和神近耀都没有手机,联系不了。

有些人虽然安迷修很乐意把他们划到朋友范围内,但他对人家来说只是路人。

安迷修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学生会长,当得真失败。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眼前被一道光晃了一下眼。

安迷修抬头望去,看到队伍里雷狮斜倚着墙,无聊地看着自己的左手。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他手上的戒指在黑色手套的映衬下格外显眼,反着朝阳的光。

“恶党?”安迷修诧异的睁大了眼,“你怎么在这?”

凌晨五点,冬天,天没亮,在糖果屋排队。

安迷修打死也没法把一个十恶不赦的家伙和棒棒糖联想到一块去。

雷狮听到这声音也是一愣,放下手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安迷修。他对安迷修的第一印象停留在安迷修拽住卡米尔围巾的时候,因此对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好感。但回去专门看了安迷修的资料,虽然因为坚守所谓的正义拱手送出去了不少积分,但在总榜上仍然名列前茅,实力勉强可以接受。

“我今天可没兴趣找你打架,我在这里,当然是……”

冰冷的眼神从安迷修右手上扫过,昨天回去以后他直接把卡米尔围巾重新给洗了,洗完以后发现卡米尔整个人裹成一团球球缩在床上。电脑界面上显眼的位置放置着一些比较有用的资料,又是卡米尔单独取出来给他看的,此外,还有一条几天前发布在校园网站上的通知——『卡其糖果屋新品限量推出,周六正式出售!』

雷狮默默扫了一眼发布人,星月。

“我知道了,明天给你买。”雷狮无奈妥协,揉了揉团成团的自家弟弟。半睡半醒的卡米尔得到了大哥的保证,轻轻嗯了一声,往枕头的方向上蹭了蹭,缩着睡着了。

累了这么多天本来该早点休息的,结果撑到这么晚就为了让大哥给他买个糖,雷狮还能说什么?

算了,毕竟自家弟弟,宠着!

所以这就是雷狮现在天不亮来这里排队的原因。

但他会说?

一世英名还要不要?要不要?告诉别人他雷狮其实是个妻管严……不不不不弟控?

雷狮最终张了张嘴,勉强发出了下半句话的音:“我来干什么你清楚,你不是也在这排队。”

大概是挑衅的语气显得太过没有诚意,安迷修借着稍长的袖子,不着痕迹的将冷热流攥在了手里。他没有推出刀刃,但是微动的指尖已经足以让雷狮知道他拿出了武器。

雷狮再次抬起手,摩挲着手上的戒指。戒指噼啪一声,发出了一道紫色的电光。手套大概是绝缘的材质——安迷修可不认为雷狮不怕电,虽然学院里不是没可能出现什么特殊体质。

“不过我说,你来买糖干什么?你吃这玩意?”

雷狮上下打量一番安迷修,看见他穿着红色的鬼脸鞋,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一些笑意。

红色……

所以这家伙到底……

“在下不过是受人所托。”安迷修注意到他把视线放到了自己鞋上,强忍着退到旁边人身后藏起自己的冲动,“你也是?”

雷狮微微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可他太无聊了,转头看了一眼别的方向,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回头兴味盎然的问:“喂,你的罪名是什么?”

安迷修明显僵硬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别过视线。

一切罪名不过是强加,但他又罪有应得。眼前被红色浸染的画面一片模糊,他看不清,却每次都在铺天盖地涌来的愧疚与不可置信中几近窒息。

“我看你可不像是会犯罪的人啊。”

雷狮的声音继续传来。

“还是说……”

声音有些刺耳。至少在安迷修听来是这样的。

“你是被陷害的?”

安迷修转头去,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脸上,他的脸色有些发白。

“我不记得了。”他的声音很轻,听不出任何情绪,是恐惧,还是惋惜?

“我不记得了。”他又一遍重复道,看起来更像是喃喃。

雷狮看安迷修貌似无所谓却眼神空洞黯淡无光,眼中星辰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无奈地摆摆手:“得,这话就当我没说,看着你那样子就烦。”

他是真的很烦。

看安迷修这个样子比打一架还累。

糖果屋开始营业了,人群慢慢向前移动。

他们来得还算早,没多一会就轮到了。雷狮排在安迷修前几位,买完了以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立刻就走,而是站在一边等着。看安迷修买完第一颗以后转身回去第二次排队,有些惊讶的问:“你还买?”

“要买三颗,答应了女士的事情怎么也得做到。”安迷修也有些苦恼。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糖,糖果屋新推出几款糖,一下子全都来买。

“三颗?你开玩笑?轮不到你。”雷狮一副看智障的眼神。这个傻子怎么会答应人这种事?

“也算是等价交换,对方帮过我不少忙……如果没有她帮我,我可能走不了这么远。”安迷修笑笑,他已经在这里两年多,马上就要到达最后期限三年。能在学院里呆这么久的没几个,尤其是他的性格也不适合在这里生存。虽然凯莉看起来是很毒,但反而在来学院以后帮助他不少,没有真正害过他。

比起那些总想要他命的人来说,凯莉可以算得上是非常善良了,虽然凯莉平时做的一些事情并不能为他的“骑士道”所接受。

“啧。”雷狮一脸嫌弃地跟着他排到了队尾。

这么傻怎么活到现在的,真是服了。

安迷修见雷狮跟过来有些诧异:“恶党,你……”

“怎么,本大爷就想站在这!不服来打一架?”雷狮理直气壮地偏过头。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