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世界】罪人的游戏(一)

#一个由数学游戏产生的脑洞

#前期语言空白剧情很干,后面或许会好一点……

#全员向,主角安迷修

#其实是两章合成一章发出来了

————————————

阳光投过缝隙照射下来,形成零碎的光斑映在地上。

一道人影闪过,带起一阵风,树叶沙沙的动起来,地上的光斑也跟着摇晃。

安迷修在一处树木不算是那么密的地方停下,耐心的等着少女纤细的身形从交错的树干后显现出来。

“路上稍微耽误了下,又让凯莉小姐等了这么久,真是失礼了。”这样说着,安迷修微微躬身表示歉意。

长相甜美的少女站在他前方不远处皱着眉摆了摆手,之后将双手抱在胸前:“行了,知道学生会长你可是忙得很。这次的情报,你好好听着,我可不会再说第二遍。”

安迷修自动过滤掉了语气中的嘲讽,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凯莉努力忍住不把心中翻的那个白眼摆到脸上来。

“这次来了四个新人,根据已知情报——全部有罪。”

安迷修表情未变,但凯莉本就会在对话中时刻注意着对方,尤其刻意停顿的这一下,观察的更加仔细,察觉到碧蓝湖水般的眼瞳中多了几分凝重。

意料之内。

这样集体入校的罪人往往是一个犯罪团伙,他们通常都对于那些违反规定的事格外热衷——也或许只是不在意规则。总之,对校园内的安定有极大的威胁。

而坚守“骑士道”的安迷修,是绝对不会对危害到他人的事坐视不理的,所以他一定会很在意这次的几个人。

停顿也只是一瞬,凯莉继续说了下去:“在已知的罪名中,共有诈骗、盗窃、故意伤害、故意杀人、谋杀以及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涉嫌窃取国家机密。”

罪行一个比一个严重,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凯莉最后又加了一句“除了那个黑客以外每个人所被定下的罪行至少有三种”。

这四个人会很麻烦,非常麻烦。安迷修这样想。

一口气说完信息,凯莉正转身要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扭过头来,用手里的棒棒糖指向安迷修,毫不客气地说:“对了,作为这次你浪费我时间的补偿,除了以往的惯例以外,我还要一样东西——限量版冰蓝色新月棒棒糖,周六在卡其糖果屋开始出售,帮我带三根回来。”

说罢,凯莉直接拐进了身后的树林,消失不见。

话题突然从资料转到了棒棒糖,安迷修愣怔了一瞬间,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后,也只能苦笑着叹了一口气。

就算他这次没迟到,凯莉估计也会提出这个附加要求。虽说作为交易,他从凯莉这拿到了情报,付出些代价也是应该的,只是这些代价……

实在也太折腾人了吧!

限量版的棒棒糖,要三根,说起来容易,但因为限量版有一次只能买一根的限制,每次又那么多人都去抢,他这一天估计是都要耗在排队上了。

话说作为合作对象就不能稍微宽容一点吗?

然而安迷修没有纠结太久,思绪很快又回到那四个新生身上。

黑客只犯了一种入侵网络盗取信息一种罪,但这绝对不证明他没杀过人,应该是那些罪行都被他的队友担下了,或者他手段确实高,直到现在都无法确罪。

而这样一来的话,那个诈骗犯就是另一个人了。他们四个人中,应该有两个人都是智力型。

但这两个,估计都不是那个领导者。

这样一个作案团伙恐怕在世界通缉榜上都排得上名。虽然只是猜测,但安迷修觉得可能性很大。

因为这次这四个新生的身份……可不一定就只是“不简单”了。

预备铃的声音打断了安迷修,他揉了揉头,转过身飞奔离去。

语文课上——

即使上了课大脑里也还是回想着关于那四个新生的资料,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总是放不下这件事。昨天他似乎见到了其中一个新生,偶然间看到一抹红色闪过,那红色给他的感觉很熟悉。

安迷修有些头疼,画着鬼脸的鞋不自觉的在地板上敲了两下,发出“哒哒”的声音。

然后一根只剩下半截的粉笔就沿着一条优美的抛物线,精准的砸到他额头上。

啪。

安迷修猛地坐直了身姿,因为刚刚一直用右手撑着脸,现在脸上留下了一个红印,配上他仿佛没睡醒的懵逼脸格外好看。

邻桌的雷德嗤嗤笑了出来。

“我刚才讲的,全校第五的学生会长都听懂了?”维德老师手里崭新的一根粉笔点在了黑板上。

安迷修看着黑板上那个跟鬼画符一样的甲骨文感觉自己才是外星人。

维德没那么严厉,摆摆手让他坐下了,就是临下课的时候嘱咐了他几句——

“字形本意引申义一个抄五遍,还要背下来,周一回来去办公室找我,我要检查。

周五只有半天的课程,最后一次铃声一打响,就看见门口“蹭”的窜出去了一道黄色的身影,雷德和蒙特祖玛也紧随其后。

“格瑞,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嘉德罗斯张狂而肆无忌惮的声音从楼道中传来。

这不过是全校第一和全校第二的日常而已,AB两班的学生早就习以为常,连老师都不怎么管他们了,只要他们两个别当着老师的面打。

安迷修有些头疼,原本学校就很不安定,偏偏第一名还是个这样的活宝。要不是格瑞学理而嘉德罗斯学文,两人没被分到一个班,现在还不知道得热闹成什么样子。

但是据说这次的四个新生里有两个在A班……

安迷修抱着能找着一点线索是一点的心理也朝隔壁的A班走去。

“诶,安迷修他不是已经不管嘉德罗斯和格瑞的事了吗?怎么又……”

“安迷修肯定不会再管了,我可是听说A班又来了两个新生,估计安迷修是冲着他俩去的!”

“什么?A班又来了两个?”

……一群白痴。

听着班里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凯莉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从桌斗里拿出一个棒棒糖撕开糖纸放进嘴里,顺便给身后的安莉洁递过去一个柠檬味的糖果。

安迷修走到A班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格瑞不耐烦的直接翻窗离开,嘉德罗斯咬着牙从他身边冲过,跟一阵风一样,拖在身后的长长的围巾糊了安迷修一脸。但之后嘉德罗斯却没有去下楼梯,而是转身回了B班。安迷修听见班内突然一阵喧哗还夹杂着几声惊呼,估计是嘉德罗斯也跳窗了。

如果不是规定了不能串班,嘉德罗斯大概会一下课就冲进去和格瑞打,根本不会给他跳窗的机会。

安迷修又扭头看向了A班,结果迎面而来又是一条红色的围巾。

这次他反应过来了,一伸手直接啪的一把把围巾抓住,没让围巾第二次拍在自己脸上,但是一看手里这颜色,他愣住了。

安迷修看着有些眼熟的红色,抬头向对面望去,围巾的主人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气势却很足,海蓝的眸子和火红的围巾形成强烈的对比。

“放开。”卡米尔的语气很冷漠,好端端的走着围巾尾部突然就被另一个人抓住了,他不觉得很生气,但心情也绝对谈不上好。

安迷修尴尬的赶紧松了手,刚要道歉,一个人的拳头就毫不客气的朝他打了过来。

只是一拳而已,他还不至于接不住,但在抓住对方拳头的瞬间,他感觉一股电流猛然蹿过了自己的身体,引发了一阵战栗。

安迷修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大口喘着气看着对方,瞬间的电量让他险些心脏麻痹,他现在有点呼吸困难。

黑发,紫瞳,张狂得很,但和嘉德罗斯又不是一种张狂,给人的感觉不一样。

“……新生?”安迷修忽然有点怀疑,这两个人确实都是生面孔,可他偏偏又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雷狮眯了眯眼。

“是个鶸就离卡米尔远点,你还没资格碰他。”

昨晚已经查了一些资料的卡米尔拉了拉雷狮的袖子:“大哥,这个人应该是学生会长,安迷修。”他不是顾忌,怕伤了人,只是简单向雷狮告知一下这个人的身份。

雷狮也不会顾忌,他十分不屑的笑了一声,一只手指指向安迷修,:“学生会长是吗?以后记住了,看到我们雷狮海盗团要绕着走。”

安迷修站直了身子,眉毛拧在了一起,眼中带着对于恶党的厌恶:“如果你是指你们的恶行的话,在下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一伸手,黄蓝两把美工刀分别从袖子里滑出被他攥在手里,刀刃伸出来时咔咔的声响在已经空荡的楼道里格外明显,以至于听得到回声。

但谁都没有动手,楼道里是有摄像头的。之前那一拳还勉强可以忽略过去,要是来真的,俩人全都得玩完。

“哎呀,雷狮老大,你们还在这里呀?”

一个声音忽然从楼梯口传来,安迷修向雷狮背后望去,刚才说话的人正笑嘻嘻的站在楼道的那一头,另一个人看着这边,眼睛似乎在发光。

“这是要打架吗?”

他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一旁那个矮一些的少年拉住了他。

“佩利,没看到老大难得有了感兴趣的对手吗?别上去瞎掺和。”他这样笑着说话的时候,很难让人想到他居心不良。

“哈?又不能打?”佩利一脸郁闷的抓抓头发。

黑客,杀人犯,诈骗犯,杀人犯。

安迷修紧盯着自称是“雷狮海盗团”的四人。

四个新生,齐了。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