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幻凯/卡帕】分手日

​早上来了照例是听着凯莉和帕洛斯隔着他聊天——虽然是凯莉的表哥,但鬼狐和凯莉的关系真的没这么好,帕洛斯更是刚认识没多久。

之前一直都是帕洛斯和凯莉做同桌的,鬼狐的同桌是金和安莉洁,一次月考下来老师按成绩排座,鬼狐不出意外的离开了两位学霸,和凯莉帕洛斯这两个同样不务正业的人坐在了一起。

而且被夹在他们俩中间,大概是之前他俩上课老聊天了,老师有意要把他俩隔开。

听着没几句鬼狐就听出了不对劲,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理解错了,后来又听了几句才确定,自己没听错,凯莉她真的——

分手了。

凯莉作死作过头了,平时就老是故意耍小性子,前天更是对紫堂幻说了很难听的话,昨天半夜紫堂幻提出分手,紫堂幻被伤得太深了,说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凯莉没挽留。

聊天的时候凯莉还是一副皮得不行的样子,听到她分手的事鬼狐忍不住吐槽到:“你说马上就要五月二十了你们这是闹啥呢?”

“又不是我想闹!”凯莉翻了个白眼。

然而过了一会凯莉很安静,鬼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看到至少眼圈不是红的,悄悄松了一口气,结果帕洛斯直接伸出胳膊越过他递给了凯莉一包纸。

为什么给她纸?凯莉不是没……哭……

然后他看到凯莉粗暴的撕扯开包装袋揪出一张纸擦了擦眼睛,又坐了半分钟后趴在了桌子上,把脸埋进胳膊里,全程没出一点声。

当时一桌三个人都很安静。

三分钟后凯莉满血复活,又开始到处蹦哒,倒是帕洛斯的自打昨天脸色就一直没好过,现在也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估计是没休息好。

帕洛斯和卡米尔已经闹好几天了。

鬼狐平时不参与他们的聊天,但光听他们说也足以了解都发生了什么,这段时间他也看出来了,帕洛斯和卡米尔这对之间的关系根本不够稳固。原本是两人互相扶持的关系,帕洛斯付出的远比卡米尔多,一有时间也是帕洛斯去找卡米尔,卡米尔几乎没有来主动找过他。

帕洛斯这两天过得也是够糟心的,莫名其妙卡米尔来质问帕洛斯为什么要骂他,帕洛斯收到消息一脸懵逼说我没骂你呀,卡米尔告诉帕洛斯有五个同学都说你骂我了。

卡米尔没信他。

卡米尔没有直说不信,可接下来说的一系列话无疑是以“帕洛斯骂了他”为前提。

卡米尔说帕洛斯像个死人一样,跟他说啥他都没感觉。

卡米尔说要分就分吧,希望你以此懂得珍惜。

卡米尔说帕洛斯先不要他的。

凯莉心里怎么想的鬼狐无从得知,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和没事人一样了。帕洛斯很难受,那是明明白白摆在脸上的。

自己的两个同桌不约而同的在5月20号的前一天分手了。

鬼狐心里也感觉很别扭,这俩人关系说不上和他有多好,可如今两人身上都发生了这种事,到底还是有些担心

昨天还在调侃我一个单身狗坐在你们俩有对象的中间,今天就变成三只单身狗排排坐了。

下午帕洛斯跟凯莉说他遇见紫堂幻了,他想和紫堂幻谈谈凯莉的事,但是紫堂幻听着他说话没有回答径直走进了地理组。

“真的我和你说紫堂幻看起来可丧了。”帕洛斯上半身几乎要趴在了鬼狐的桌子上,鬼狐为了方便两人聊天只能无奈的往后挪,后背紧靠着后桌的课桌。

凯莉得瑟:“他丧,你看我丧吗?”

鬼狐默默想:心里丧。

帕洛斯很直接的回答了:“丧。”

凯莉好像不相信这个答案似的又问了一遍你看我丧吗。

帕洛斯:“丧。”

凯莉不说话了。

凯莉没有反驳。

凯莉真的是个很喜欢得瑟的人,前段时间有一天紫堂幻有事回了一趟家,就顺带着给凯莉买了好多东西。那天凯莉提着一大袋子昂贵的零食来也是朝众人得瑟。

那一次帕洛斯对着凯莉悲痛地喊着我们不一样,因为平时都是他给卡米尔买东西。帕洛斯给卡米尔花过很多钱,买完了还亲自给人送过去,帕洛斯很关心卡米尔。

说到底鬼狐也不明白卡米尔为什么会觉得一切都是帕洛斯的错,两人三天两头闹脾气。

几天前鬼狐还看见历史课时帕洛斯闲得无聊在第一页上写满了卡米尔的名字,写得很好看,还画了几颗小爱心,帕洛斯的表情专注而认真。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