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佩帕】摔跤

帕洛斯觉得自己今天倒霉透了。

小测验明明把答题卡交给收卡的同学了,结果下节课铃响了那位同学才发现他独独把帕洛斯的卡落在了一堆乱糟糟的卷子底下。

第三节晚自习老师让他们写作业写完了涂卡交上去,又是他和这位同学错过了收卡的老师。等帕洛斯捏着两张卡追出去的时候追错了地方,找着老师的时候答案已经读完了。

明明一下午都没犯困,结果第四节课晚自习竟然没一会就睡了过去,醒来以后帕洛斯一脸懵逼只发愁怎么解决自己这四百多遍英语罚写,现在再写肯定是写不完了。

因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眼镜被蹭花了一块,放学铃响下楼的时候帕洛斯才匆匆忙忙扯着衣服擦了几下镜片。然而就在他摘下眼镜的这短短几秒内,五百多度近视让他顺利的一脚踩空摔了下去。

“嘶……”帕洛斯捂着脚腕半跪在地上浑身直冒冷汗,这一下狠,估计直接崴了脚。

妈.的。

他疼得一时半会起不来,过了好一会才感觉稍微好些了,脑袋里能思考点别的事情,就看见一只手伸到他面前。帕洛斯条件反射的抓住那只手,一下子被拉了起来。

“你没事吧?”那人还拽着他。

他摇摇头,挪蹭向靠边的地方,趴在栏杆上。

“没事。”

“有人接你吗?”那个男生见他扶住栏杆了就松开了手,不过还是站在他旁边没有走。帕洛斯抬头粗略的看了一眼,就觉得男生个子很高,那一头金发很显眼。实在是看不清了,他疼得脑子都蒙了,还指望眼睛能看清东西?戴上眼镜都没用。

他快速地回了一句没有。

那人本来有要继续往下走的意思,一听他说话,一时定住了,像是有些为难。

也是,毕竟大半夜的也没人接,这种情况下帕洛斯根本回不去家。

帕洛斯摆摆手说没事你先回去吧。

全到桥头自然直,他是不想考虑这么多。人家自己也要回家,他不好太麻烦别人。

下楼的人已经少了很多,现在楼梯上也没几个人了。

结果对方听了这句话反倒是又靠近过来。

“你还能走路吗?”

“……能,没事。”

这时候就出现了让帕洛斯很尴尬的一幕,对方直接蹲下去掀起他裤腿看了看,很认真地说了一句肿了。

等等,等等这人为啥??

我和他很熟???

但是那人蹲在他面前说要背他下去的时候他也没办法了。

就像那人有些纳闷地问他“你还走得了?”一样,他确实,想自己下去的话,只能单腿跳着下了。

到时候再摔一下……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现在他正趴在这位同学背上被人背着走。

帕洛斯本来也不是多矫情的人,现在学校里人都快走光了,就算看也没几个人看得见。况且受伤了被帮助一下怎么了?

现在他才来得及想,他摔跤那时正是下楼的人最多的时候,人群从他身边涌过硬是一个帮他的都没有,直到他在地上跪了好几分钟以后遇到了佩利。

就在背着他下楼这段时间这个人自我介绍说了他叫佩利。

文科平行班的孩子,一听就知道学习不太好,不过也无所谓。帕洛斯现在趴在佩利背上就觉得这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真是扎死了,不想考虑别的。

“喂,你准备怎么回家呀?”佩利侧过脸看着帕洛斯询问到。

“不知道。”帕洛斯闷闷地说,“家里没人,所以打电话也没用。”

对于下了楼以后佩利还背着他这件事帕洛斯也不想管了。

结果佩利又来了一句“那你去我家吧”。

吓得帕洛斯立马抬起了头,一看佩利眼睛亮亮的,不是在开玩笑。

“这怎么可能……”他皱着眉刚想拒绝,佩利又一个问题把他堵了回去。

“你家近吗?”

“……远。”

“那不就行啦,我家也没人,离学校也特别近!你家没人的话你回去了也是一个人,今天先去我家我还能照顾你一下。”

一脸单纯笑容的佩利真是噎得帕洛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怎么办,该说他傻呢还是蠢呢?看这样子好像真的是个笨蛋。

……算了。

的确,自己的“家”对自己而言,也只是一幢房子而已,那样冰冷的地方并不具备被称为家的资格。既然这也是房子,那也是房子……有得住就可以了吧?

而且他其实,很喜欢佩利给他的感觉,那种很单纯的感觉,是干净的。

真是神奇啊。

他最后又趴了回去,小声的说了一个好。

坐着佩利的自行车往回走的时候,公路边的路灯打在两人身上,把影子拉长,缩短,又拉长。

帕洛斯突然戳了戳佩利的腰。

“卧.槽你干嘛?!”

佩利吓了一跳,车都抖了一下,差点把帕洛斯晃下去。

反应这么大,莫不是怕痒。

帕洛斯想到这点,心里偷偷笑了起来。

但他没有说,他说的是刚才就想问的话。

“佩利啊,有没有人说过你蠢啊?”

“啊????”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