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佩帕】雨

卷子翻了面帕洛斯才意识到外面在下雨。

前半节课他都没听见雨声,这个时候才听见。旁边几个男生悄悄的说雨下大了,一个女生抱怨不知道该怎么回家。

看样子是吃完晚饭就开始下了。

对于从来不看天气预报的人来说带不带伞都是听天由命,不过此时帕洛斯还是忍不住感到了有些小小的可惜,毕竟如果他还是个初中生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在家里了。他瞟了一眼墙上挂的表,七点多。

帕洛斯没想更多,他不怕淋雨。从某方面来说,他很喜欢雨,也喜欢淋雨,身体体质不是很差,至少没因为淋雨生过病。唯一让他不主动出去在雨里跑一圈的原因只有不想洗衣服。

大约一个小时后雨还在下,外面有闪电,轰轰的打着雷。雷声很大,每一声过去班里都会出现一阵小小的骚动,好像是有人怕打雷。语文老师嘴下从来不留情,嘲讽他们大男生连打雷都怕。

帕洛斯想起来佩利也怕打雷,怕不怕雷雨这点真的和性别体型都没关系。佩利小时候还是那么小的一只,每次打雷就吓得不行。佩利家里一般没人,所以一到下雨天他就跑过来找自己,和自己挤在一起,自己搬来被子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他缩在一边像只鸟团子。

十点半放学的时候雨势一点不见小,帕洛斯纠结半晌最终没舍得用装满了画的书夹子,披了件校服外套就冲出去。沿途连点避雨的地方都没有,他从教学楼走到校门口,衣服已经湿了一大半。

结果在大门口就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声音特别大,而声音的主人一声接一声的喊着,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这种行为有多蠢。

帕洛斯巴不得自己不认识这个人,但还是认命的跑过去一巴掌拍在对方脸上捂住了他的嘴。

“行了行了你喊什么!”

佩利扒开他的手,先举过伞将他挡起来,把特意带来的外套套在了帕洛斯身上,才委屈地解释到:“这不是天太黑了看不清你吗?而且你也不知道我来了,我要是不这么喊你也看不见我。”

门口人确实不少,帕洛斯平时也属于低头走路不会到处看的那种。

“行吧……别的不说,大半夜的你怎么过来了?”帕洛斯扒拉了一下胸前的衣服,佩利的外套对他来说有些大,袖子长长的只能露出一个指尖。

这一下确实暖和了很多。

佩利还在上初三,初中是早就放学了的,按理说平时这点佩利都该睡觉了。

尤其是在这种打着雷的天气,佩利应该乖乖的缩在被窝里。

佩利一边回答一边又将从家里带来的雨披给帕洛斯套上了:“来接你呀,雨下的得太突然了,我知道你肯定又没带伞。下着雨回去不方便,而且现在还是换季的时候,天气本来就凉,生了病就不好了。”

帕洛斯站在那就任佩利给他把雨披扣系上了,佩利看着帕洛斯,突然就把头移开看向了别处。

“怎么了?”帕洛斯疑惑地问。

“没没事我去推车。”佩利连忙转身走向不远处停着的自行车,走的时候有点慌乱还差点绊了一下。

如果不是天太黑的话帕洛斯应该能看出来佩利脸红了。

帕洛斯套上雨披戴上帽子,只在外面露了一截洁白的小腿和一张脸,佩利看着被自己一层层裹起来的帕洛斯觉得……

小小的一只真是太可爱了。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