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佩帕】酒

帕洛斯想吃什么的时候只要说一声,佩利会毫不犹豫地就去买,就算深更半夜也一样。虽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隔了几条街,半夜想买的话一来一回要走好远。

到了后来佩利家里几乎什么都有,帕洛斯一说想吃什么的时候佩利直接从家里拿了就给他送过去。

他说他想吃冰激凌了。冰激凌化得快,佩利家离他家也不是很近,但他感觉佩利几乎是立刻就出现在了他家门口。打开门的时候佩利气喘吁吁浑身都是汗,几缕头发被打湿了沾在脸上,把手里袋子递给他,里面好几个口味的冰激凌还在冒着冷气。

“给。”

帕洛斯有些哭笑不得,从浴室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丢给佩利:“你怎么把自己弄着这样?”

“我怕化了呀,你说你要吃。”佩利拿着毛巾胡乱地擦了几下,说话的时候看着帕洛斯的眼神无比认真。

“切,多小的一点事。”

有一天帕洛斯突然打电话给佩利说他想喝酒。

佩利像平常一样说我马上到,来了以后帕洛斯却看见他手里空空的。

“酒呢?”帕洛斯正纳闷,却突然被眼前的人一把抱住了。

“帕洛斯,你喝酒干嘛?喝酒伤身体。”

帕洛斯沉默了片刻,抬手也抱住了佩利。

“没事,就是有点不高兴。”

“我知道你不高兴了,你不高兴就和我说,不要喝酒。”佩利把头埋在他肩膀里,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嗯。”

后来听说帕洛斯和佩利在一起了。

雷狮听到这事的时候还有点不信,追帕洛斯的人那么多,他一直吊着,哪个都不答应。怎么最后和佩利这个傻兮兮的家伙在一起了?

他问帕洛斯的时候,帕洛斯晃着手里的水瓶突然笑了。

“我说我想喝酒的时候,想听的是‘别喝了’,而不是‘那你去买呀’。——只有佩利一个人是这么说的,他说不让我喝。”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