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雷帕】旅人之夜

#原创角色第一视角注意
#生日快乐帕洛斯

———————————————

北国的冬天来的太早而迅猛,在两日前一股寒流袭过之后,此时已经是风雪交加了。我在厚厚的积雪里步履蹒跚,一路留下的深深浅浅的脚印,也很快就被覆盖。

夜晚马上就要降临了,这里的一天至少有三分之二都被埋在黑夜里,我已经尽可能的加快脚步,可每天都还是走不了多远——幸运的是,我看到不远处有一间小屋了,里面亮着暖黄色的光。至少今晚,我也许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在炉子的火光旁好好暖暖我打着哆嗦的身子。

我向前走去,夜色在我身后追赶。


叩叩——

里面有人声,我甚至能从窗子看到晃动的人影。在敲门声响起的时候,里面安静了一下,紧接着我听到向这里走来的脚步声,然后他打开了门。

“请问有什么事吗?”他看起来不算高,看向我的时候微微仰着头。我略带歉意的询问是否能暂时留宿一晚——这天气实在是不适合赶路了。如果他要求的话,我也会支付相应的报酬。

“啊,当然可以。”

他微笑起来,侧过身子让我进屋。

看起来是个温和的人。

当我进去的时候吓了一跳,屋里挂着不少稀奇古怪的装饰,壁炉旁倚着一个骷髅,墙角还堆着南瓜灯。天花板上有一半都密布着蛛网,还有几只硕大的黑色蜘蛛吊着蛛丝垂下来,有一只险些碰到我的脸——当然,都是假的,我很快就发现了。

“这是……”我疑惑的扭头看向他,此时他正关好门,转身朝这边走来。他一边从我身边越过,一边说到:“万圣节前夕,你不知道吗?”

他走到房间那边,攀上梯子,继续去拖拽那只挂饰蝙蝠。我这才突然想起,我已经太久没注意这些节日了。

“看来我打扰你干活了,”我放下背包,把它靠在椅子边上,“不过,我或许可以帮你。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当然,”他似乎是随意看了我一眼,“如果你想要帮忙的话,我现在只有一件事请求你做——你能把那边橱柜里一颗水晶吊坠拿来吗?就在上面第二层,往左看,对,就是那个,带着链子。麻烦帮我递一下吧,我现在实在不方便。”

他还在使劲揪着那只蝙蝠的翅尖,我看出他努力想把它摆正。

“哦,不麻烦的,不过你真的只需要我做这么点吗?”我觉得那只蝙蝠很需要帮助。

然而就在我伸手捏住那颗漂亮的吊坠时,奇怪的事发生了,它亮了起来。

我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磕磕绊绊的开口道:“抱歉,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别担心,宝贝儿,它就是那样。”他失笑,“现在,把它给我,你可以先去休息一下了。等我忙完了这个,装扮基本也就结束了,我会给你找些喝的,热的那种。你一定很冷。”

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我将那颗吊坠小心翼翼地递给他的时候,那光芒又消失了。水晶暗淡下去,像是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

“好、好的……”我的思维仍然有些转不过弯来,迷茫的看他折腾那只可怜的蝙蝠。


“所以说,您是巫师?”当坐在柔软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杯热腾腾的茶时,我仍然对刚才的事不敢相信。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已经质疑了自己十几次,我想也许是我看错了。

然而对方却用非常平淡的语气告诉我,他是巫师,那块吊坠也带着魔法。哦——好吧,现在那在我看来珍贵无比的吊坠已经被他随手搭在蝙蝠脑袋上了,可怜的蝙蝠。

“是啊……而且你一定想不到,我已经活了几百年。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我学会很多的魔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巫师了。”他的视线飘忽不定,仿佛在凝望着远方的一个什么东西。

他手里的热可可散发出粘稠的香甜味几乎弥漫了整个屋子,和他本身一样——他自称叫做帕洛斯,但他并没有询问我的名字,甚至打断了我的自我介绍。

“一个旅人——我知道这点就够了。你可不应该把名字随便告诉巫师。”

他说这话的时候闭上眼轻轻摇了摇头,像在教导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不过,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他终于在坐下后第一次对上了我的眼睛——那里面带着些恳求,我想他大抵也是无聊了,况且晚上的时间有很多,我不介意陪伴一个孤独的人说说话。

“当然,我很愿意。”我向他点头。

他的神情缓和下来,又重新靠回椅背上,喝了一口杯子里散发着香甜的饮料,这才缓缓开口。




在很久以前,还是斯塔尔王朝的时候——哦,你知道的,那个盛极一时的王朝,我当时是为国王做苦力的一个可怜虫。

我实力并不怎么强,我有很好的脑子,可以记住很多东西,可这副身体的天赋实在太差,以至于很多时候完成一个任务回来,我身上已经布满伤痕了。因为我没有天赋,实力只能靠时间积累,可那么年轻的一个我,又能积累多少呢?

但就是这样的我……

我和国王最看好的一位皇子相恋了。全国人,甚至其他国家的人,都认为这一定是王位的继承者,下一任国王,这样一位皇子。

最开始我们的关系可并不好,他很不喜欢我,但却认同我的能力,于是在提防我的同时又重用我。可以说,几乎有好几次,我都要被他杀死了,关系能发展成后来那样,真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也没想到,我竟然心动了。

但是就在那一天——也是万圣节前夕,我的生日(听到这里时我有些惊讶,但是我没有打断他,而是安静地继续听),一件不可预料的事发生了。

我和恶魔做了交易。

这并不是那件我预料之外的事,倒不如说,这件事我已经谋划很久了。我恐惧死亡,也仅恐惧死亡,但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感到生命在飞速流逝了,为此我时常活在惶恐之中。可时间,谁也无法阻止,不是吗?

于是我以受到诅咒为代价换取了永恒的生命——可当我回到家以后,侍卫找到了我,并告诉了我一件事。

王子受到诅咒陷入沉睡了。

“他为什么会被诅咒?”我很惊讶。他实力很强,一向没什么能威胁到他,这次又是什么情况?

“是恶魔的诅咒。”侍卫马上回答到,“三皇子想要给您一个惊喜最为生日礼物……他其实并不想看到您一次次为那些任务受这么重的伤了,但又不得不您去做。为此他换了点东西,他希望您不会受到任何来自外物的伤害——疾病,饥饿,刀剑,这些都将不会伤到您,直到您寿命的尽头。”

“三皇子以受到诅咒为代价……说实话,我并不希望殿下这么做,但他信任您,他说,不过是一句话,您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什么?”我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并且这种感觉愈发的强烈起来。

“殿下受到的诅咒——他将用陷入沉睡,直到他的爱人对他说‘我爱你’。”

我当时险些没站稳倒下了。

真的。

因为我——

我以受到诅咒为代价换取了永恒的生命,从此无法再对我爱的人说“我爱你”。

只这一句话。

我没想到……我早该想到的,所有这样做过的人都在告诫后人不要和恶魔做交易,可我没听。

现在,我后悔了。

我也曾试图过询问解救的方法,先知告诉了我答案:“如果三皇子没有爱人,诅咒便不会生效,也就是说——如果他的爱人死去的话,他自然就可以醒来了。”

可我不会受到任何伤害,除非我的寿命消逝;而我又有着永恒的生命,只能死于外界的因素了。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将永远不会死,永远。多么美好的事!

可我当时仅仅只感到绝望了,纵然我不会真的为他去死,可解救他的方法却让人连想都不能想。

我没有表达我的感谢,而是只对先知说了一句话。

“我已经不知道我该如何死去了。”




室内陷入了长久的安静。

他叹了一口气,喝掉了杯子里最后一口已经快要凉掉凝固的可可。壁炉里燃烧的木头发出噼啪的声响,红色火光照在他的侧脸上。空瓷杯被放到桌子上的声音格外清脆,我这才从那种不知名的情绪中勉强回过神来。

“啊,我——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您的经历,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可我实在是无法表达我内心复杂的情绪了,低头看向茶杯中自己的倒影,周围再次安静了起来。


“在你之前——已经有99个人听过这个故事了,你是第100个。”他突然开口道。

“因为你要知道,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听我啰嗦这么多,我也不是对每一个人都讲。我只对灵魂干净的人讲这个故事。”

我完全没反应过来,有些怔怔地抬起头望向他。

“什么……”

我对他所说的话不是很明白,灵魂……干净?

“每个人一生只能和恶魔做一次交易,但我找到再次交易的方法了——那就是一百条干净的灵魂。以此来洗涤抹去我曾经和恶魔做交易留下的印记,我可以再和它交换点儿什么。”

他看着我,这样说。

我突然感到睡意袭来了,脑子里思维无比滞涩。我大概意识到了什么,可此时我连抬起手臂都做不到。茶杯似乎从我手中掉落,砸碎在了地板上,但我也只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声音了。

眼前的景象和传入耳中的声音一样变得模糊了起来,最后我似乎看到他笑了,嘴角勾起的弧度满是嘲讽。

“现在,我该去叫醒我的小王子啦,毕竟他睡得可够久了。”

他轻轻俯下身来凑到我面前,脸上的笑容充满恶意,令人发寒。

“先生,晚安。”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