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一斤铁比一斤棉花重。

【凹凸】魔法逆转后的灵魂互换

#cp雷卡和佩帕,虽然不是很明显,其他人都是友情!友情!!

#因为是搞笑设定,当然有ooc

#凹凸大赛加入了魔法设定,虽然都是用魔法但看起来和他们自己的元力技能好像没什么太大区别

#一个只会写刀的人写搞笑向会有什么后果_(:з」∠)_好像根本没有什么笑点

————————————

帕洛斯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有点懵。

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啊,坐起来的时候感觉也有点不对劲啊,然后一低头,看见发尖是黑色的。

帕洛斯觉得身上穿得衣服很眼熟,他好像因为这件因画着好多糖果而显得十分幼齿的睡衣暗地里嘲笑了雷狮好久——等等,这是雷狮给卡米尔买的睡衣?

帕洛斯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急急慌慌翻身下床的时候甚至差点趴在地上。脚踩上地板的一瞬间总是有些冰凉,但一向怕冷的帕洛斯此刻完全顾不上穿鞋,径直冲到整齐的码着好几摞厚重书籍的书桌前一通乱翻,好不容易才找出了明明被放在书架边缘十分显眼的镜子。

镜子里一如既往的映出它的主人……卡米尔的脸。

但是今天这个卡米尔,他的表情是裂的。

“……我这他.妈是穿越了?”

帕洛斯脑子有点懵,不由自主的抬手揪了一把自己,皮肤很细腻,带着未长开的少年软乎乎的感觉。

果然不是自己的脸。

不能被发现,这是帕洛斯在准备离开房间时的第一个想法。虽然说这种事情越少见人越好,但一直留在房间里才是死路一条,他必须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人是否也出现了什么状况。

尤其是,这是他和卡米尔互换了灵魂,还是他到了另一个平行时空?

既然不可避免要遇见其他人,那当然是越晚遇见越好,结果他刚推开门就看见斜对面的佩利正站在楼道咔哒一声锁上门。

在一切都发生之前他没意识到自己犯了个蠢,他抬手挥了挥来了句:“早上好啊佩利。”嘴角甚至是勾起来的。

而对面的佩利冷着脸面无表情走过只向他点了一下头。

帕洛斯攥着手里没来得及戴上的围巾看着佩利的背影,眼神有些暗。仅凭这一点无法百分百确认到底是哪一种状况,平行世界的同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完全相同,但看起来如果真的是灵魂互换的话……交换的不只是他和卡米尔两人。问题的根源究竟在哪里,不排除有人想要对他们出手的可能。

而且别人在蠢狗身体里让他有些不爽啊,这就不是他的乖狗狗了,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等等?

帕洛斯视线突然扫到了手里的围巾。

话说我好像是卡米尔来着。

我刚才和佩利打了招呼还笑了???

往日四个人一起吃饭的餐桌旁只坐着两个人,来的最早的一向是卡米尔和帕洛斯,今天“帕洛斯”不在,坐在这的是打理得格外整齐的佩利。

而且这个卡米尔一圈一圈把围巾绕着玩,很整齐的将自己半张脸都裹起来,再拆开,再裹起来,反倒是佩利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甚至还皱着眉,看起来有些为难。

姗姗来迟的“帕洛斯”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帕洛斯”拉开椅子坐下,一手搭在桌子上还嗒嗒的敲着,活像一个社会大佬。

“雷狮”还没来。

不用说了,今天这四个人人设都崩了。

既然是雷狮没来,去查看的人当然是“卡米尔”。帕洛斯想到这点时犹豫了很久,最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去看看。”

“佩利”扫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帕洛斯”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仿佛突然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

“等等,卡米尔。”“帕洛斯”说到,“我也去。”

虽然在他说叫到卡米尔名字的时候佩利条件反射似的看了过去,但紧接着又面无表情的转回了头,只是眼底积郁着厚厚的阴霾。“帕洛斯”意味深长的看了“佩利”一眼,而正披着卡米尔壳子的帕洛斯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怎么说?事情差不多清楚了?而且不仅如此,发展走向还很神奇。

他们就是灵魂互换了,原因尚且不明。如果没猜错的话,佩利身体里就是卡米尔,自己身体里是雷狮,再考虑到自己的灵魂是以卡米尔为容器,那雷狮现在的里子就是……

佩利。

一股操.蛋的感觉非常强烈的从帕洛斯心底涌现出来,他多少年都没有这么隔应过了。

这都是什么垃圾玩意?

开门的时候帕洛斯迎面就是噼里啪啦的细小电流,幸好“帕洛斯”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拉开,结果拉开以后对方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突然把他甩开嫌弃地甩了甩手。

雷狮你个死弟控。

帕洛斯内心暗暗比了个中指,第一时间做出的保护行为是因为外表是卡米尔,把他甩开是因为想起了他的内心是另一个人。

帕洛斯皱着眉看着满屋子的电流刚想用魔法凝结一个简单的保护层,结果手一挥没使出来,他脸一僵,这才想起卡米尔是学者,体内的念力和他的魔法流动方式走向完全不一样。

雷狮顶着他的脸露出戏谑的笑,一副看戏的表情。帕洛斯暗暗骂了句雷狮傻[哔——],自己和雷狮用的都是魔法,虽然两人的魔力形式并不完全一样,但只要雷狮愿意的话撑起一个屏障还是绰绰有余。

但他敢指使雷狮的话下场一定是死,最终帕洛斯咬着牙试图一脚踩进去的时候雷狮啪的打了一个响指,透明的屏障将两人包裹起来。

“进去。”帕洛斯看着本属于自己的脸上神情流露出几分不爽。雷狮不可能保护其他人,但说到底这是卡米尔的身体……

一个危险的想法在帕洛斯脑海里产生,他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这样想着帕洛斯脚下的动作可一点没磨蹭,他几步走到床边,就看见“雷狮”把被子团成团抱着,整张脸都埋进被子里。“卡米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身后的“帕洛斯”黑了脸。

佩利的标准睡姿。

帕洛斯张口就要喊蠢狗起床打架了,话到嘴边他硬生生刹住了车。

废话,敢对着“雷狮”喊蠢狗,就算里子不是也会被打死。尤其是他已经能感觉到背后杀人的目光了,毕竟看到了“雷狮”这副睡相……

他颤颤地伸出手推了推,哆嗦着嘴唇喊了句起床。

不敢喊名字。喊雷狮?背后的真雷狮在看着呢。喊雷狮老大?正牌老大在背后站着呢。喊佩利?自己面前的身体分明是雷狮。我……

帕洛斯心里只想骂娘。

傻x雷狮不好好陪你家卡米尔来这凑什么热闹?没看出你家卡米尔怨念几乎化为实质了吗?

“雷狮”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最后用还没睡醒有些沙哑的声音问到:“帕洛斯呀……卡米尔你怎么也在?”

笑容僵硬的帕洛斯:……

阴沉着脸的雷狮:……

帕洛斯承认雷狮是个很有魅力的人,这声音很撩人,就是不知道真雷狮听了是什么感受,他也不想知道。

因为身后的“帕洛斯”已经整个人形成低气压了,满屋子都跟笼罩着一层乌云似的,再加上帕洛斯本身身体里的魔法能量就带着一股阴郁气息,虽然没了劈啪作响的雷电,但却让人十分压抑,威慑感丝毫没有减弱。

佩利直到坐在餐桌前的时候还是一脸懵逼。

“帕洛斯”还是一副大佬坐姿,右手敲了敲桌子,开口到:“说吧,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帕洛斯翻了个白眼:“应该是躯壳与灵魂的错位现象。”

雷狮点了点头:“原因?你们身体都有没有什么状况?”

卡米尔率先开口:“身体里有黑魔法的能量,内脏有刺痛,但据我所知,这具身体昨天并未受到任何黑巫师的攻击,我们昨天的狩猎无人负伤。”

不愧是卡米尔,分析情报的时候和机器一样。帕洛斯皱了皱眉。

“念力没有什么大问题。”他举起手说。

到底不是平时熟悉的能量,探查起来很是生涩,帕洛斯暂时无法断定自己到底是不是一点毛病没有,但至少没什么大碍。

雷狮瞥了他一眼,接着看向佩利:“你呢?”

“啊?”佩利一脸懵逼的表情。

“卡米尔”不忍心看的扭过了头,“佩利”死死盯住桌子,而“帕洛斯”再一次黑了脸。

雷狮以往的形象在这一天全崩了,因为一只佩利。

最后确定“帕洛斯”魔力流动有些阻塞、“佩利”身体受到能量冲击,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目前的状况,和帕洛斯猜测的一样:帕洛斯在卡米尔身体里,卡米尔在佩利身体里,佩利用的是雷狮的身体,而雷狮在帕洛斯身上。

四个人都对操纵自己现在身体里的能量有些小麻烦,毕竟四个人就已经是四个不同的职业——黑巫师,魔导士,学者,战士。

雷狮不喜欢帕洛斯的黑魔法,只愿意用帕洛斯身体里仅有的少得可怜的纯净魔法施展一些基础法术;雷狮的魔力太过狂暴,佩利总是不停的漏电,把周围弄得一团糟。但总体来说,这两人还算是好的。

真正有问题的是卡米尔和帕洛斯。

卡米尔的是学者,身体里的能量和魔法不沾边,念力需要灵魂和身体结合共振才能使得出来,帕洛斯顶多只能勉强引出一点,能力基本等同于无。

要是让卡米尔使用魔力的话虽然有些麻烦,但凭他的天赋,掌握另一具身体里的魔力难度不大。如果不是魔法师,就算是武者的斗气卡米尔也可以试着操控。可偏偏佩利是半兽人族的战士,虽然等同于人族的武者职业,但终究不是人类,狂暴的斗气让卡米尔也束手无策。

雷电精通的魔导士天赋异凛,一路走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曾经的雷王星三殿下除了自由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可如今却有些发愁的扶住了额头。

“帕洛斯,我限你三天之内找出解决方法,不然我让你当场就把欠我的都还回来——你没有异议吧?”

卡米尔:啊,大哥又在无理取闹了。

帕洛斯欠过雷狮什么——无非就是一条命。

对面的“卡米尔”故意一脸冷静地从盘子里捏了一个泡芙放到嘴边,结果看了又看还是没能把包着一大包甜腻奶油的小点心放进嘴里,自暴自弃地将它丢回了盘子。

“这不可能的,雷狮老大。”他一只手搭着额头瘫在椅子上,整个人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老子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而且卡米尔才是学者吧?你怎么不叫他来?

再说了,三天,你不如直接说你想叫我去死。

不过我现在在卡米尔的身体里我才不信你会下得去手。

从雷狮那里传来轻飘飘的一句“坐直。”帕洛斯瞬间察觉到了危险,猛地直起了腰一副乖宝宝坐姿,要不是眼里太过明显却不知是真是假的情绪——外人当然不会怀疑这情绪的真实性——看起来就和真正的卡米尔没什么两样了。

雷狮是实在看不惯帕洛斯用卡米尔的身体做出那种感觉。

“大哥,三天确实太短。”全程安静吃着小蛋糕的“佩利”的声音在此时传来,“至少一星期,我会和帕洛斯一起研究。”

每天去狩猎的规矩没有改,再说在战斗中或许也能发现什么。

结果,这么大的比赛场地,老天好像故意和他们过不去似的,让他们遇上了安迷修。

安迷修看到他们第一眼的时候还有点懵,毕竟雷狮海盗团平时的站位可不是这样的——帕洛斯站在最前面,雷狮走在最后。这是什么情况?

但是就算想不明白,安迷修也是第一时间拔出双剑摆好姿势,挡在了两只小巧的半精灵前。

红发的光精灵伸手凝成弓箭,暗精灵则是张开手掌任由一层层暗元素附着其上形成锋利尖锐的爪子。

其实站位是雷狮安排的,一个是卡米尔的灵魂,一个是卡米尔的身体,哪个都得保护好。真·雷狮当然要走在最前面,于是顶着雷狮壳子的佩利就负责殿后。

“怎么,安迷修,这么紧张?”

先开口的仍然是“帕洛斯”,脸上是明明很熟悉却不应属于他的张狂的笑。

这就很奇怪了,年轻的骑士露出茫然的表情。

“喂,恶党,你……”他的目光最终看向队伍最末的“雷狮”,张了张嘴试图询问。

可当他看到这个雷狮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时怎么也问不出口了。

迎面扑过来的是帕洛斯的魔法,蓝色的雷光微微泛黑,电流被安迷修的剑轻易挡下。

“帕洛斯”微眯起双眼,不爽的情绪越发强烈,急于赶紧找人发泄一下。

果然是低贱的黑巫师,惯用肮脏的魔法而污染了自身的能量,带着这种恶心气息的魔力,根本发挥不出他雷电的威力。

雷狮是不屑于去使用黑魔法的,单是黑巫师们利益至上性命第一的人生观他就极为看不上眼。留下帕洛斯不过是因为这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一个人才,他对魔法的操控就仿佛与生俱来的本领,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宇宙数一数二的巫师,而且头脑也极为聪明。

这时身边却有人像是一阵风一样呼啸而过,身上四处乱窜的紫色电流瞬间暴涨,整个世界都被暴动的雷霆布满。

如此张扬,果然是恶党……

然而安迷修对上眼前的雷狮,才发现雷电不过是从身体溢出,就算震得他浑身发麻,但终究不是此时雷狮用来攻击他的手段。雷狮他直接用的拳头啊!!!!

来不及想更多,因为思绪都被身旁小小少女的惊呼打断。

“艾比小姐!”安迷修猛地回过头,才发现艾比脸上被磕红了一块。

“你个面瘫矮子?竟然拿石头砸我!!”明明有一半精灵血统却丝毫不见温顺,艾比的性格和她耀眼的红发一样火爆。她炸了毛,举起弓箭一枝接一枝射出,箭羽上聚集的光元素晃得人眼疼。

结果对面那个总是沉着冷静不苟言笑的少年一边躲避着箭一边笑嘻嘻的回到:“天地良心,我只是扔了个石子而已,那么小可砸不伤人。”不过我附加了几条咒术而已。

艾比爆炸一样呆毛都气得立起来了:“混蛋本小姐脸都被你砸红了!”

结果“卡米尔”抱着胳膊一挑眉:“咦?你脸红,不是因为安迷修吗?”

“你你你你你说什么?!!”

“不要胡说艾比小姐怎么可能……”

“你别诬陷我姐!”

对面的黑发少年一脸无所谓的别过头结果对上了雷狮怪异的目光。

“诶诶诶诶雷狮老大……”

等等Σ(゚д゚lll)我崩皮了?!

吓得帕洛斯抬手就要召唤暗影使者假装自己在很认真的打架。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手里只出现了少得可怜的一点念力聚集成的形似乱糟糟线团的玩意。

我又忘了我是卡米尔了Σ(゚д゚lll)!!!

用巫师的咒术来操控念力竟然真的弄出了不知道什么鬼玩意的小东西,连正在试图用拳头把安迷修从“海盗团今天哪哪都不妥”的感受中拉出来的佩利都一脸好奇地去瞅了瞅。

然后他们就看见这团线不受控制的将海盗团四个人连接了起来。

没什么影响,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肉眼可以看见。

“帕洛斯”看了眼在场的人,最后一转身。

“走。”

现在的状况显然不适合在打下去。

至少在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之前——先将这该死的灵魂互换解决了。

安迷修不是会趁人之危的人,他看出了海盗团如今的状况不对劲,伸手拦住了怒气冲冲的艾比,眼神有些凝重。

“这应该是念力里通过互补来修复损伤的一种咒术。”卡米尔合上笔记本,如此定论到。

帕洛斯耸了耸肩,抬手试图拨拉连在自己身上的半透明的线,虽然最终也碰不到。

“之后我再念同样的咒也没用了,这真的就是个治疗咒术?”

卡米尔扫了他一眼,从桌子上捏起一块曲奇慢条斯理地咬了一口:“你能力不行。”

“我不行?”帕洛斯一只手撑住脸,毫不掩饰眼中的嘲讽,“你怎么就知道不是你的身体不行?”

“你已经快成年了,”卡米尔波澜不惊的咽下口中的曲奇,从盒子里重新拿了一块新的,“我才刚十五。”

“而且从某方面来说你确实不如大哥,恐怕也不如佩利吧。”

帕洛斯脸一僵。

我有点想打人了。

这时候雷狮也饶有兴趣的摸了摸下巴。

“帕洛斯,你的身体我用着很不习惯啊,是不是裤子太松了?”

帕洛斯:……

从刚才开始佩利就已经听不太懂了,不过这时候佩利这个时候也皱起眉头说:“老大,你的身体我用着也很不习……”

“闭嘴!”三个人同时喊到,帕洛斯直接蹿过去捂住了他的嘴。

蠢狗你也来添什么热闹!

佩佩:(´◑д◐`)我咋了?你们干啥吼我?

佩利有点委屈。

帕洛斯想着佩利如果还是那个蠢狗狗身体的话绝对委屈的耳朵都耷拉下来了,转头想起自己现在半趴在“雷狮”的身体身上。

结果他战战兢兢的回过头一看,雷狮盯着他们两人,眼神晦暗不明;卡米尔表情很不自然,手里捏碎的曲奇掉了一桌子碎渣。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把四个人的灵魂都连起来——就像那条线一样,帕洛斯现在左边连着雷狮右边连着卡米尔,这条线绝对和灵魂方面有什么关系才能探知到他们谁和谁互换了身体和灵魂。

卡米尔研究着他的书的时候,帕洛斯在桌子上不断用手指描绘着一个个法阵。他是在偷懒,他看起来在思考但实际上根本没认真想,随手画下法阵也是因为不知道该干点啥。

但当画到最后一笔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

桌子上几个小法阵零零散散,勾上这一笔就可以彻底连接起来了。

他突然想到昨天——

“卡米尔,你是在这打断的吧?”

“嗯?”卡米尔从书堆里抬起头,一眼看到桌子上将要成型的法阵,眼神一滞。

“是。”他皱起了眉。

这几个只是普通的法阵……就是连起来也一样。可这几座小法阵的摆放位置,和昨天一模一样。

和昨天那个禁咒的摆放模式一模一样。

卡米尔不至于想不起来,他抬起头看向帕洛斯,那双本属于自己的蓝色眸子也望着他。

“你是说……反噬?”

“还有其他可能吗?”帕洛斯低头。

卡米尔不允许施展禁咒,在最后一刻强性打断了他的魔法。巨大的法阵却并未因此消失,但帕洛斯当时确实感觉被一股能量冲击过去,体内魔力瞬间沸腾,几乎要灼伤身体。

卡米尔也不好受,念力几乎透支,脸色有些发白。这种一瞬间的解锁破阵极为耗费精力,尤其是法阵基本已经成型,内部流淌着庞大的魔力。

“卡米尔你干什么——”他大声喊着,暴动的魔力让他几乎无法控制。周围是雷狮释放魔法后还未完全散去的雷元素,充斥着其他魔法的感觉让帕洛斯更加暴躁,他干脆顺手释放魔法击向了卡米尔。

黑暗魔法凝成的奇异“生物”是帕洛斯最常用的攻击手段,卡米尔极力使用身体里最后的念力牵引着来自地面的力量,沉重的一拳轰击过去打爆了暗影使者的头。

可暗影使者不止这一个啊。

这种甚至都不能被称为生物的玩意,被学者认为是亵渎了世界的规律,黑巫师似乎被所有职业都看不起,却着实很强。

帕洛斯将身体里不受控制的魔力统统释放了出去避免它们继续伤害自己,而他面前承受这份魔力的正是念力几近透支的卡米尔。

卡米尔被匆匆赶来的人一把拽开,雷狮脸色阴沉操纵着空气中密闭的雷电因子瞬间凝成直破天际的雷霆。

这种时候还不至于拿出雷神之锤。

但就算只是几道雷也已经不是现在的帕洛斯能接受得了的,突然窜出的佩利帮他挡下了这一击,身体也在冲击之下好死不死摔进了法阵的位置。

黑色的法阵安静了一瞬间,没了之前若有若无的心跳声和抖动。

接着爆炸了。

帕洛斯清楚的记得他们四个人奇异的没有受到伤害,那层光扩散开来就像现在这根线一样看得见摸不着,但他们四人无一例外被这层光掠过。

“禁咒往往是牵扯到灵魂的,”他身体微微后仰,靠在了椅子上,“被称为‘混乱之轮’的法阵,被打断而发生逆转以后,让我们在午夜十二点——一天刷新的时间里,进入了彻彻底底的混乱状态。”

“因为巧合的事,那一天我们都和它从灵魂上发生了联系。我是施法者,你打断了它,咱们俩导致的逆转。雷狮在它的‘警戒’范围内施展了魔法,佩利则是更干脆的整个人直接摔了进去……”

卡米尔点头:“就是这个原因。”

“这就确定了?”帕洛斯有些好奇地抬起头。小军师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没有确凿的证据他绝对不会随便下定论。

“这个线,”卡米尔指了指,“准确的说,是一个探查魂与魂关联的咒术,但其本质却很混乱,没有特定条件无法施展。”

关联么,怪不得……

“那么我们就算是知道原因啦,接下来的寻找方法也就好说了吧。”帕洛斯看着天花板,脸上露出一抹笑。

金今天遇到卡米尔了。

卡米尔是一个人的,他没和金打起来,打了招呼,还送了金一盒饼干。

当金以为自己交到了新朋友很高兴得地咬了一口饼干后,据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召唤师透露,金他找了半天的水吃了一肚子糖,嘴里的辣味怎么也去不掉。而他们大赛第二的武者朋友去找雷狮打了一架,回来以后表情却变得很怪,时不时就走神。

帕洛斯本身酒量不好是真的。

雷狮喜欢喝酒也是真的。

到了帕洛斯身体里雷狮还是喜欢喝酒而且一点不比以前喝得少也是真的。

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那天“帕洛斯”喝酒喝到断片,白皙的皮肤因为酒精的缘故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哭着说卡米尔小时候那么喜欢他现在却不粘着他了好难受。

安迷修自从遇见海盗团以后就去问了安莉洁,精通占卜的学者告诉了他事情的大致真相。如今作为知情者的某骑士自然不能对“帕洛斯”放任不管,试图把他拖出公共场合,结果因为“帕洛斯”他死死扒着桌子不放最后安迷修只能把他扛出来。

这样的闹腾之下两个人自然都是衣衫不整,尤其是被扛走的时候“帕洛斯”他还不停揪着安迷修的衣服说你这个契约不到坐骑的傻[哔——]骑士放我下来我还能喝。

听说第二天“帕洛斯”和安迷修打了一架,安迷修脸上青了好几块。

格瑞知道雷狮喜欢去喝酒。

格瑞那天一进餐饮区看见的就是这幅画面。

格瑞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最终他也没看见雷狮。

好多人都说自己看见雷狮了,到处找人打架,而且打得很疯。

雷狮他没有用雷神之锤,他用拳头,有时候还会用牙。

他以为他是佩利吗?当时聚在一起讨论的时候被称为星月魔女的黑巫师笑着说到。

结果这鸡飞狗跳的几天里唯一没有出来闹事的竟然是佩利,这个一向最为活跃的狼族半兽人。

听说后来海盗团据点门一锁谁也不让出来了。

“卡米尔”坐在餐桌另一边看着“佩利”一边在本上写写画画一边不停地吃旁边一堆涂着巧克力的小面包,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我说卡米尔啊,守序棋子接转魂术和转运之轮到底有什么不好呀,就这个不行吗……”

卡米尔头也不抬,如果忽略掉他因为满嘴巧克力而变得有些囫囵的声音,那他会看起来更严肃:“我不喜欢黑魔法。”

“啊啊啊烦死了——”帕洛斯趴在桌子上双手抱住头,用围巾把自己的脑袋严严实实的捂了起来。虽然魔法他也学了点,但说到底遇到这种高端问题他只能用黑魔法解决。

为什么当初选择了黑魔法?

因为他想活下去。

因为他没时间,也没钱,去认认真真地学习正规魔法。

黑魔法不好学,一点也不好学,但这无所谓,他不缺脑子,他缺钱。黑魔法副作用很大,但这也无所谓,他不在乎会减寿或者会疼,他只想至少在能活的日子里活下去。

就算被所有人看不起——难道他从出生起被谁看得起过吗?

卡米尔看了他一眼。

“转魂术太危险,到时候我会刻画灵魂转移的法阵,”他想了想说,“守序棋子很合适,大哥不会有什么问题,转运之轮难度太大,你自己来。”

帕洛斯趴在桌子上的身体突然僵住了。

他缓缓抬起头,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你同意了?可雷狮老大他怎么可能……会去用黑魔法。”帕洛斯不太想说话,雷狮他一向最讨厌贪生怕死利益至上的黑巫师。

现在也只有雷狮能用黑魔法,他在帕洛斯身体里。

但涉及到灵魂,黑魔法确实很管用,比普通魔法方便得多。

“没有,”卡米尔像是看穿了他在想什么,事实上他也确实一直都知道,“我和大哥,对你没有任何轻视。”

他看见帕洛斯睁大了眼。

“我们也有追求,就像自由一样……逃离雷王星的我们也被很多人不理解,看不起。”

“你只是在追求你所追求的,虽然和我们不一样,你追求的是活下去。”

“大家都一样,生活所迫而已。”

“看不出卡米尔你也会安慰人呀。”雷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站在他身边。

“不,我只是担心团员情绪不稳定会影响到大哥。”卡米尔习惯性的想拽一下围巾挡住脸,结果手伸上去什么都没摸到,动作停顿了一下又放了下去。

雷狮笑了一声,卡米尔想掩饰什么的时候总是会去拽围巾。

帕洛斯还是不太习惯看着对面站着“自己”,他移开视线,看着桌子上堆着厚厚的书。

不被允许外出的佩利无聊的快发霉了,整天除了睡觉什么也不干,刚刚睡醒的时候他看到“卡米尔”低着头看着桌子没说话,反应了一下想起这其实是帕洛斯,伸出手去抱住了他,顺便蹭了几下。

“……喂,佩利。”

“嗯?”

“你真笨。”

“哈???”

恢复以后几个人照常每天出去狩猎,有一次遇见了金一行人。

为什么格瑞看到帕洛斯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把视线移开了?

然后雷狮还扭过头很严肃的咳嗽了一声?

帕洛斯至今也没明白。

评论(10)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