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

我从不懂何为人心难测

尸域,鬼火瑞和夺厄凯
再次死于发型
格瑞一点都不像芦荟……【尴尬】【自己画的时候都觉得的】

继续尸域
有点想把尸域写成all金……最开始是为了卡帕构思的这个背景,但并没有具体剧情,所以内容是什么完全看我心情,说改就可以改哈哈哈……【尴尬】

子叶·秋

福缘·丹尼尔

转生·金

鬼火·格瑞

夺厄·凯莉

凝骨·紫堂幻

那个……如果有人想到其他角色的“名字”的话也可以告诉我,可能会写(。・ω・。)ノ♡

罪人的游戏第十六章

被屏蔽了|・ω・`)

应该不是血、腥、暴、力的问题……那就是违反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

huai怕|・ω・`)

私设的囹圄卡和天谴帕✪ω✪

来自尸域梗✪ω✪

生于冲动死于发型,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画惯了五头身小可爱,突然正常竟然画不出来。

帕洛斯脖子下面的是一个伤啦,其实这个伤从背后也能看到,你懂……

卡米尔的左眼,如果不用线挡着的话,眼球是很容易掉出来了,毕竟那一块皮肉都没了是个只剩骨头的眼眶。

想设定一个新角色……银发紫眸的小哥哥
不是以任何现实中认识的人为原型创造的,而是因剧情而形成,至于剧情……
我先不说,如果写的话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ω•́)

预告

魔召·雷狮

食魂·佩利

囹圄·卡米尔

天谴·帕洛斯

                                         ——《尸域》

这只是个短篇,不过我要慢慢写,下一篇要更的不是尸域。

我跟你们说,今天我玩第五人格的时候,我先把杰克摆在了准备界面上,等看到四个小园丁都点了确定之后。

我麻溜的换上了蜘蛛。

点击确定。

游戏开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帕卡】惊喜

​卡米尔说要给他大哥一个惊喜——

那天卡米尔打来电话,问帕洛斯能不能教他游泳。帕洛斯噗嗤一笑问你不是怕水吗,怎么突然要学游泳?而且雷狮佩利都会,为什么不找他们?自己报个班也行啊。

卡米尔那里安静了一下说大哥喜欢水,可每次大哥想带上他他都不敢一块下水,这次想给大哥一个惊喜。佩利不行,佩利不会教人。找别人教要花钱,自己的支出大哥还是会关心的。

行啊,那你定时间。帕洛斯无所谓道。

好。

第一次下水的时候卡米尔小心翼翼的先把腿伸进去,结果坐在池子边上就死活不敢下去了。帕洛斯就故意潜在水下,伸出手抓住他的脚踝往下拉。卡米尔吓了一跳,本能的就蹬哒起来,结果身子一滑噗通一声被帕洛斯拉下了水。

说是戏弄,帕洛斯也不敢让他真呛着了水,卡米尔掉进来的时候帕洛斯就伸出手接住了他,脚踩在光滑的池底险些摔倒。卡米尔赶紧两只手紧紧搂住帕洛斯的脖子,两条腿缠在他腰上。都是本能,顾不得形象了。

不得不说卡米尔皮肤真好,再加上水里本来就滑,帕洛斯刚开始是扶住他的腰的,后来发现这样抱不紧,怕卡米尔掉下去,只能双手托住了他的臀部。

行了不,我的大男孩?帕洛斯无奈的问道。

……别松手。

结果他只得到这么一句答案。

卡米尔是紧紧搂住他的,两人的胸腹都是紧贴着,这种姿势帕洛斯也看不到卡米尔是什么表情。

海盗的军师为什么这么怕水?帕洛斯一只手托住卡米尔,另一只手上来拍了拍他的背。好在是在水里,有浮力,不会很费劲。

自称海盗是大哥童心未泯。帕洛斯听到耳边严肃的声音。

帕洛斯心里嘀咕,就是中二呗。

行了不?我先带你在水里走几圈你适应一下?

好。

帕洛斯跟卡米尔说他第一次下水的时候扑腾一下就掉下去了,因为他以为水池子里水只会到腰那,动画片里都是那样的——事实证明,动画片里都是骗人的。那时候他才二年级。

而且刚下水的时候在水里都会感觉跟做梦一样,晕晕乎乎的,正常现象,一会就好。也就第一次有这感觉,以后你再想找还没了呢。

卡米尔也不说话,就默默的点头。

帕洛斯绕了几圈开始往池边走,扒着卡米尔的手让他自己扶着池子的边缘。

你怎么说得自己先适应了,光抱着我晃悠没用。

等等,别松开!卡米尔一感觉原本搂着他的帕洛斯的手松了,吓得差点跳起来。事实上,他也确实跳起来了,腿一抬噌地上了岸,就是动作有些狼狈。

他回头看见帕洛斯有些尴尬的举着双手站在原地,维持着刚才刚松手的姿势,显然是还没反应过来。

……

……

……卡米尔?

卡米尔第二次下水的时候是踩着梯子慢悠悠下来的,直到脚已经踏踏实实踩在池底了,也还是死死抓着固定在泳池墙壁上的梯子扶手,半天才松开。虽然他还是紧紧贴着边,两手扒着。

帕洛斯戳戳卡米尔的肚子。你看你,刚才急着上去,把肉都硌红一块。

卡米尔低头看了看自己,又转头瞅向帕洛斯,对方腰腹上的皮肤依然白皙,看着虽然瘦,但力量却一点都不小,还有腹肌。

等等,等等……​卡米尔扭过头。

虽然说自己找帕洛斯是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出于私心但自己之前说的确实也是事实吗,所以说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想有的没的有的没的……

卡米尔已经在竭尽全力给自己洗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了。

帕洛斯丝毫没发现现在自己的学生心思并不在听课上,他指了指水面,继续说到,你得先试着把头能伸到水里,就扶着这就行,憋气,憋气你总会吧?

卡米尔看了眼水,默默把视线移向了向岸上走来走去的人。

喂喂,别假装没听见啊。帕洛斯捏捏卡米尔的脸。

后来休息的时候帕洛斯问为什么这时候想要给雷狮惊喜呢,他还说要不你给我也准备个惊喜呗,当然,是半开玩笑着说的。

卡米尔坐在池边上,两条腿耷拉在水里晃晃晃晃,沉默了半天最后说到,会有你的的。

什么?卡米尔的声音很低,帕洛斯问到。

他大概是真没听清,然而卡米尔不准备再说了,只是对他摇了摇头。

没事。

学习过程中帕洛斯没少捉弄卡米尔,因为后来卡米尔也敢一个人在水里了。对于这些类似恶作剧的行为,除了帕洛斯潜到水底偷袭扯他泳裤之外,卡米尔都没有表现出太大反应。而帕洛斯也懂得分寸,这种事总共就只干了两次,也并没有真扒下来。

只有有一次,帕洛斯朝卡米尔泼水的时候,卡米尔不小心被灌了一口,捂着嘴咳嗽起来。帕洛斯赶紧走过去——在水里实在也跑不起来了,他拍拍卡米尔的背有些担心的看向他。

呛着了?

没事。

……对不起。他听见帕洛斯这样轻轻地说到。

他对上帕洛斯有些担心的眼神,突然一个念头生了出来。

你要是真觉得抱歉,不如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

帕洛斯眼中流露出一分惊讶,最后像月牙一样弯起来,里面装满了笑意。

好啊,你问。

如果是对于他以前坑了雷狮的那些行为,那他已经做好撒谎的准备了。

然而对面男孩的问题让他不禁犹豫了起来,他意识到这东西——或许它没有被撒谎的必要,是否如实回答全看他心里怎么想。

那男孩问,你之前纠正姿势时很多不必要的行为,我可以认为你在占便宜吗?

他怎么说?他确实是故意的。

在听到卡米尔说要特地给雷狮一个惊喜的时候他就很不爽了,为什么卡米尔脑子里只能有雷狮,雷狮,雷狮,雷狮?为什么就没有他?

就因为雷狮是大哥吗?

是啊,就是想占你便宜。他笑着说到。

你往常也喜欢占人便宜,但如果是这种的话,你一般只占嘴上的。卡米尔说。他的眼睛像一片夜空,现在这片夜空对上了帕洛斯,它那样深邃,几乎蓝的发黑了。然而仔细一看,或许那是一片海什么的,帕洛斯说不清。

卡米尔,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呢?

他没有问出来。

帕洛斯意识到自己之所以没听懂是因为卡米尔刚刚没说完,因为卡米尔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了。

帕洛斯。

你喜欢我。

几天以后卡米尔算是彻底点亮了游泳这个技能,正好雷狮又计划着带着几人一起出去玩,卡米尔决定趁这次机会把所谓的“惊喜”告诉雷狮。

雷狮坐在阳伞下面打开还冒着冷气的罐装啤酒喝了一口,感觉真是难得这么爽。到了暑假就应该来海边嘛,上学那么久真是快把他逼疯了。

这时卡米尔坐到了他身边。

雷狮习惯性的伸出拿着啤酒的手去,问卡米尔要不要也来也来一听,结果一抬头发现卡米尔另一只手还拉着帕洛斯。帕洛斯站在一边没有一起坐下,卡米尔抬着手。

卡米尔在雷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把他手里的罐子拿走了,随手放到了自己另一边雷狮够不着的地方,还没等雷狮说什么,就率先开口了。

大哥,我想给你个惊喜。

什么,你终于会游泳了?雷狮上下打量卡米尔一眼。

他完全是看卡米尔的穿着判断的,卡米尔平时来海边也不会穿泳衣。

卡米尔点点头,又摇摇头。

是会了,不过不是这个。

帕洛斯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尤其是在卡米尔抬头看了他一眼雷狮也跟着看过来的时候。

卡米尔攥紧帕洛斯的手。

大哥,介绍一下。

这是我男朋友。

雷狮:?????

——————————————————————

帕洛斯:所以你说的惊喜不是游泳??

卡米尔:从一开始我就没说是游泳是惊喜。

鸡崽

​这次是雷爸爸和帕妈妈带幼卡的故事

——————————————————

雷狮前两天不知道从哪从来弄来一只小鸡崽。

雷狮帕洛斯两人都不让卡米尔把小鸡养在屋里,卡米尔想想也是,确实不干净,也就同意了把它放在楼道里。

卡米尔非常喜欢这只小鸡,没事就跑出去看看。

有一次出去玩了一下午,回来之后卡米尔发现小鸡跑到了邻居家门口,他赶紧小心翼翼的把小鸡托起来放回了盒子里。帕洛斯看了眼扣着盖子的泡沫盒子,说到:“这玩意不透气,它不得闷得慌?”

卡米尔指指盒盖:“留着缝。”

帕洛斯笑了笑,没说话。

第二天早上起来卡米尔第一件事是跑去门口看小鸡,结果一看吓坏了,哭着跑过来找雷狮。

“大、哥,小鸡不、不见了……”

小包子卡米尔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话都说不清了。

雷狮赶紧起来去看了看,带着卡米尔出去在小区里绕了好几圈,最后两人空着手回来了。卡米尔还在哭,雷狮无奈地抱着哄了半天,跟他说别担心一定能找着,小鸡跑不远。

后来卡米尔缩在沙发上一堆抱枕里看着电视好不容易不哭了,刚起床的帕洛斯看了看卡米尔,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卡米尔,”他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你的小鸡崽肯定找不着了,你知道为什么不?”

卡米尔转头望向他,眼圈又开始发红。

“小区里好多野猫野狗,你那小鸡跑出去,肯定早就被吃了。”帕洛斯很认真地说到。

卡米尔眼泪又开始啪嗒啪嗒往下掉,哭得十分伤心。另一边传来雷狮愤怒的喊声:“帕洛斯!!!!”

偏科学霸

突然想到的海盗团偏科梗

四人皆为理科设定

语文:帕洛斯觉得为了自己的职业着想这科有必要很好,而且语文题本来也全是套路。

数学:交给军师卡米尔了。

英语:卡米尔的英语很好,发音标准字迹工整,模范试卷模范作文。

物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佩利的物理确实很好,明明没见他听课可他为什么都会呢?

化学:帕洛斯的化学很好,据他本人说是因为蒙的准,但是没人相信。

生物:雷狮开学第一天就表示了自己不会好好学习,发现自己三位团员还差一科后做出了补位的决定。

经过军师和骗子的筹划四个人在考场总能坐在一起,不是竖着就是横着,要么就是四方格。

语文的场合——
“答题卡,答题卡!”
“cnm别怼了好好等着!”
“帕洛斯你别给我们再来一个全对。”
“你有本事抄你有本事改两个。”
“大哥,卡给我。”
“好好马上。”

数学的场合——
“卡米尔!卡米尔!卡米尔!!!!”
“哼哼你先等着吧,卡米尔大题在我这呢。”
“选择先给我啊……尼玛,还有两分钟收卷了!雷狮!!!!”

英语的场合——
“听力什么垃圾玩意……卧槽卡米尔答案和我没一个一样的啊?!”
“爱抄不抄。”
“哎哎别别别!我抄我抄~”
“佩利你二卷又交白卷?”

物理的场合——
“佩利你快别睡了起来答题啊!!!”
“我cnm还有半个小时收卷!”
“没事,大哥,正好最近支出有点多,佩利的食物这部分可以先砍掉……”
“等等!我现在就写!卡米尔你别不买肉!!”

化学的场合——
“最高价氧化物的水化物……什么玩意?帕洛斯你写的这啥是书上的吗?”
“老大你没听过课不要质疑我。”
“答题卡。”
“好嘞卡米尔接好——”
“哇帕洛斯你这次不会又涂串了吧?”
“别想了佩利,他上次是故意的。”

生物的场合——
“老大?”
“老大?!!”
“老大你不能这么偏心!答案也给我一份啊!!!”
“好了,谢谢大哥。”

考试结束后——
雷狮:“帕洛斯你啥情况?”
帕洛斯:“开玩笑,看看这次监考老师都是谁!”
卡米尔:“短发的那个,是我们两个去年的语文老师。”
佩利:“另一个不就是咱们现在那个嘛。”
雷狮:“这又怎么了?不就是俩老师?”
帕洛斯:“两个都是我的语文老师,我这个当了两年的语文课代表偏偏还坐在第一排真是瑟瑟发抖……”

雷狮:“完了咱这次物理完了。”
佩利:“不对啊,咱保持在年级前几没问题啊?”
帕洛斯:“事实上在最后几分钟我和卡米尔才发现一个问题。”
卡米尔:“你第十八大题和第十九大题写串了。现在都是电脑阅卷,这两道大题没分了。”
佩利:“一定是卡米尔你突然说不让我吃肉把我吓得,你以后可别再说这种话了。”
雷狮:“这不是重点!”
帕洛斯:“这不是重点!”
卡米尔:“不会说了,直接施行。”
佩利:“卡米尔?!!”

我,陈年,真·语文课代表,坐在第一排,两个教我的语文老师。
瑟瑟发抖。